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討論-第五百三十八章 金蛇營的洞簫聲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
鲁地。
金蛇营。
袁承志脸上满是愁绪。
看着面前的沙盘。
他眉头紧皱。
满清朝廷下达命令。
召集满清国武林人士,为满清朝廷卖命。
这让袁承志的反清大业,受到了极大的阻扰。
夏青青端着一碗鸡汤走了进来。
她担忧地看着自己的心上人。
袁承志作为金蛇王。
承担了太多。
她是亲眼看着袁承志一路走来的。
袁承志看着夏青青走进来。
眉眼骤然舒展。
看向夏青青的目光。
也带着喜色。
“青青,你来了。”
袁承志轻声说道。
夏青青将鸡汤放在桌沿。
莞尔转身看向袁承志。
“袁大哥,你日夜操劳,快喝碗鸡汤补补身子吧。”
夏青青柔声道。
她走到袁承志的身边。
看着袁承志高高束起的头发中,有着一缕华发。
不由伸出柔夷,轻轻地抚摸着。
“袁大哥你这么年轻,都愁得长白发了。”
夏青青有些心疼地说道。
袁承志愣了一下。
他也没想到。
自己竟然都有白头发了。
“那青青帮我拔了吧。”袁承志随口说道。
“才不要。”
夏青青撅起嘴说道: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起點-第五百三十八章 金蛇營的洞簫聲推薦
“白头发越拔越多的,不要拔。”
说着,她将袁承志头上的白发,藏在乌发之中。
袁承志任由夏青青摆弄自己的头发。
他轻轻地搂着夏青青的腰。
“好了青青,喝鸡汤。”袁承志笑着说道。
“嗯。”
夏青青颔首。
任由袁承志搂着走到桌边。
袁承志坐下。
松开搂着夏青青的手。
将鸡汤端了起来。
开始品尝。
夏青青看着袁承志喝下鸡汤。
心中不由欣喜。
“袁大哥小心烫。”
夏青青轻声道。
“嗯。”
袁承志应了声。
咀嚼着鸡肉时,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青青你熬的鸡汤真好喝。”
这话让夏青青俏脸微红。
她哪里会熬鸡汤。
起先是想自己熬的。
结果尝了一下。
无法入口。
最终只好让后厨熬制。
袁承志看着夏青青脸红。
心中不由微荡。
青青,真美。
不过很快。
他就将这个念头打消。
反清大业尚未完成!
父亲遗志也没完成!
现在怎能过多谈儿女私情!
青青会一直陪着自己。
等灭了满清。
再与青青洞房!
袁承志心中想道。
夏青青看着袁承志看着自己。
原本微红的双颊反而更加羞涩。
她与袁承志虽相伴数年。
可袁承志不想委屈她。
所以现在的夏青青,还是处子。
此时见到袁承志那直勾勾的目光。
心中掀起涟漪。
可想到这是在军营之中。
她便打消念头。
“袁大哥,你喝鸡汤,我给你吹会儿洞箫吧。”
夏青青连忙让想法正经起来,柔声道。
袁承志听着夏青青的话,回了神。
夏青青擅长吹洞箫。
以前经常给他吹。
“好啊,已经好久没听到青青的箫声了,我也有些怀念。”
袁承志笑着说道。
夏青青得到袁承志的答复。
心中也有些怀念。
她从怀中摸出洞箫。
放在唇间。
轻轻吹起。
悠然婉转的洞箫声。
在金蛇营的营地中响起。
袁承志的手下纷纷放下手中的家伙。
微微眯起双眼。
竖起耳朵。
享受着来自金蛇王夫人的洞箫声。
金蛇营外。
林平之随着陈近南与茅十八来到此地。
前几日陈近南邀请林平之加入天地会。
并且愿意将青木堂的香主之位交给林平之。
林平之虽然惊讶。
但是也没接受。
只是说要考虑考虑。
期间一直问系统。
有没有杀死陈近南和茅十八的任务。
可是系统一直没有给答复。
这让林平之很是头疼。
系统我需要你!
给我反派任务啊!
陈近南为了拉拢林平之。
盛情相邀。
让他随着自己,一同来到金蛇营。
共商大事。
林平之听到金蛇营。
心中不由心动。
也不知那夏雪宜的女儿夏青青。
是否真的如书中一般美妙。
索性暂时没有头绪。
林平之便跟着陈近南来了。
在金蛇营外的林平之听着夏青青的洞箫声。
不由有些陶醉。
他的音律方面是满级知识。
一听就知道。
吹洞箫的人,音律不凡。
想到这里。
林平之看向陈近南。
“陈大哥,没想到这金蛇营中竟然还有如此精通音律之人?”
他不禁出声问道。
陈近南说林平之一直喊他陈总舵主,太见外。
于是让林平之喊他陈大哥。
林平之没有拒绝。
陈近南听到林平之发问,不由好奇。
“林贤弟还懂音律?”
他疑惑道。
林平之嘿嘿一笑。
“略懂略懂。”他谦虚道。
心中却想。
论音律。
我认第二。
恐怕没人敢认第一。
练清商那妞也就只懂琴。
我林平之,堂堂明月公子。
十八般乐器样样精通!
茅十八听着林平之谦虚的语气。
眼中流露出不屑。
呵。
音律?
女人家的玩意儿!
男人不需要懂音律!
如果林平之知道茅十八怎么想的。
肯定一巴掌拍死他。
“陈大哥,你知道这箫声是何人所吹?”林平之问道。
他挺好奇这军营之中,竟然还有箫声。
难道袁承志这家伙。
随军还带着乐师?
陈近南笑了笑。
他感觉自己终于在林平之面前挺直了腰板。
竟然还有林平之不知道的事情。
“林兄弟,这箫声想必是金蛇王夫人吹奏的。”陈近南说道。
林平之愣了下。
金蛇王夫人?
夏青青?
卧槽!
他们结婚了?
为啥穆人清老头没告诉我?
妈的!
大白菜让猪给拱了!
“原来是青青姑娘吹奏,怪不得。”
林平之说道。
他这时也是想起。
夏青青擅长吹洞箫。
只是如果将那个洞字去掉。
让夏青青帮自己吹一下。
不知道她肯不肯。
二十四桥明月夜。
玉人何处教吹-箫。
林平之发现自己也好久没事试试了。
那么多空穴如风。
即使自己硕大无朋。
也得不断地填。
吹的滋味儿。
也是好久没有享受过。
不过林平之很快将这个想法,从脑中抛出。
呸!
林平之。
你可是个正人君子啊!
夏青青的老公袁承志可还活着呢!
你这样。
可对不起穆人清啊!
穆老头可是想要收你做徒弟的。
袁承志差点就是你师兄。
那夏青青就是你的师嫂啊!
不过。
好吃不过饺子。
好玩嘛~
嘿嘿嘿……
林平之心中想起了前世的一句话。
但是也只是想想而已。
此时陈近南已经在袁承志手下的邀请下。
带着林平之和茅十八。
去大帐中找袁承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