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玄幻小說 美漫喪鐘-第2492章 找到個傻子相伴

美漫喪鐘
小說推薦美漫喪鐘美漫丧钟
“总之大体上的故事就是这样,我也不敢保证自己说的全对。”讲完了故事的丧钟耸耸肩,一边继续在地下坑道里飞行,一边对听故事的卡萝尔这么说:“不如你问问海拉?她毕竟也算是当事人。”
海拉冷笑了一声,她裙摆飘飞,飞在丧钟身边:“我可不是什么当事人,早在巴德尔出生之前,我就已经被奥丁驱逐到了冥界,他的宝贝儿子过生日可不会请我出席。”
地洞中十分干燥,浑浊的空气中有着一种古怪的臭味,很淡,但让人作呕。
所幸当前一行人都不是普通人,这点环境因素还不足以影响到他们。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美漫喪鐘 線上看-第2492章 找到個傻子讀書
“不是说那个,我听说后来巴德尔风光大葬,但弗丽嘉不想接受这个事实,她曾经偷偷跑进冥界,求你放回巴德尔的灵魂。”前方的黑暗有些古怪,像是染墨的云彩,于是苏明掏出了弑神者,金色的电光顿时照亮了四壁光滑的通道。
原来造成黑暗的是几团触手怪物,看起来像是陆地海参外接海葵的拼合体,它们看到秘客后,飞快地滚动着逃跑了。
“是有这件事。”海拉原本还打算掐死那软体怪物过过手瘾的,但是丧钟的照明吓跑了它们,就很失望:“我也答应她了,我跟她打了个赌,如果九界的所有生灵都为巴德尔的死流泪,那么我就把她儿子的灵魂还给她。”
前面带路的秘客活动着自己的手腕,那红色的鳞片让她觉得有些痒痒:
“你处理灵魂的权限比地狱领主们高么?”
“是这样,奥丁曾经和死亡谈过条件,要不然你以为英灵殿是怎么扣下勇士灵魂不去轮回的?”女神十分自然地回答,没有藏私,也许是因为知道丧钟在身边,自己想藏也藏不住。
“请继续。”秘客像是在思考什么,笑着点点头,露出了嘴里的尖牙。
超棒的都市小说 美漫喪鐘 ptt-第2492章 找到個傻子相伴
“说起来很麻烦,一大堆无关紧要的事情,无非是奥丁和弗丽嘉为了复活巴德尔,做了许许多多的努力。”海拉扭过头来朝丧钟眨眨眼睛,苍白的脸上满是笑容:“总之,当时九界的生物基本都哭了,唯独有一个人没哭,所以巴德尔复活失败了,陪我在冥界玩了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呢……”
在队伍最后方殿后的卡萝尔抢答了,她伸出手挥了挥:“是洛基吗?”
“是,也不是。”海拉吸了一下鼻子,她不需要呼吸,也许这是在辨识隧道中的方向:“奥丁当时命令仙宫所有人都必须哭,谁不哭就杀了谁,所以洛基哭得非常伤心。但是他在矮人的故乡找到了一个名叫‘煤’的地底巨人,那个巨人连眼睛都没有,没办法哭,他在大家都哭的时候把那个巨人传送到了金宫,这下奥丁也没办法了。”
这些事情苏明也知道,只不过不如海拉知道得清楚罢了,他继续说:
“反正事后霍德尔也被奥丁找了个理由做了,洛基等于一下除掉了两个哥哥,同时因为弗丽嘉的孩子全死光了,她就把爱全都放在了‘无辜’的洛基身上,可谓一举多得。”
“黑暗,太黑暗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美漫喪鐘 txt-第2492章 找到個傻子鑒賞
卡萝尔听了之后沉默了好一会,随后才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不过还算可以接受吧,毕竟这些人的名字放在这里,听起来就像是神话故事一样。
“反正只要不和洛基抢托尔,基本上就不会有什么事,洛基其实也挺好说话的,就是性格扭曲了一点。”苏明笑着摇头,看向海拉:“但我不明白一件事,巴德尔是怎么从你的冥界脱身?又是怎么复活的?”
“我也不知道。”海拉一摊手,面对丧钟那怀疑的眼神:“是真的不知道,你也去过冥界,地广人稀,我对于巴德尔玩腻了,就丢在城里让他自生自灭,可突然有一天他就不见了。”
“……这样么?有点意思。”丧钟没有过多的表态,只是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随后他又看向秘客:“我们还有多少距离?”
“巴德尔就在前方不远,跟我来吧。”她扇了扇身后那巨大的蝙蝠状翅膀,加快了一些速度。
…………………………
光明之神现在根本一点光都没有,更像是在煤矿工作的矿工,黑不溜秋的,脏得要命,身上都是粪便混合着汗水等等的气味。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美漫喪鐘 ptt-第2492章 找到個傻子展示
精品玄幻小說 美漫喪鐘 愛下-第2492章 找到個傻子讀書
因为落入地狱边境这么多年他都没有离开过地下,此时再见到光,他的第一反应反而是抬起手阻挡。
弑神者的光芒在没有刻意激发的情况下不算强烈,但即便这样,电光还是刺激得巴德尔流下了眼泪,那美女一样的脸上瞬间出现两道白痕。
丧钟打了个手势,示意自己先来交流,然后海拉再上。
看着那面如萝莉又虎背熊腰的人,尽管有点欣赏不来,苏明还是蹲到了他的面前。
“光明之神?巴德尔?”
“……啊,啊,啊。”
太长时间没有说过话,他现在只能像哑巴一样发出这样的声音,毕竟在地下生活,捕食这里的触手怪维生,旧日之神们的腐化恐怕也影响到了他的大脑。
苏明站了起来,抬起拳头顶着自己的下巴,撤去面具后从鼻孔中长长地喷出了一口气来:
“他好像已经忘记自己是人了,思维在不可名状的影响下不能彼此相连,这样的话,想要让他对付大蛇恐怕有点难啊。”
听了这话的海拉也凑头过来,伸手掐了一下巴德尔的胳膊,对方只是用恐惧的目光看着她,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看来也不是全忘了。”她朝丧钟得意一笑:“你看,他的身体还记得对我的恐惧,我们也许可以利用这一点。”
“我还是觉得有智慧、会自己动的棋子更好用,提线木偶需要操作,不够稳妥。”苏明明白海拉的意思,但他不赞成使用洗脑魔法遥控,毕竟不够灵活。
如果对手是大蛇的话,肯定行不通的,那老货的战斗力和拼命的奥丁处于一个水平,而且更阴险。
海拉思考了一下,又看看秘客:“那我们只有另一个办法了,把他的眼珠挖掉一只,献祭给这个维度后面的邪神,假如正常的理性思维是被它们收走,大概也能要回?”
她这话说得没有什么底气,只是猜测,毕竟她对于那些仿佛高居于另一个世界的古怪存在们,基本没有打过交道。
“弑神者,冰淇淋挖圆器;秘客,准备献祭仪式。”
但苏明直接用行动取代了回答,手里拿着勺向巴德尔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