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討論-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嘆衆生不肯回頭相伴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小說推薦史上最難開啓系統史上最难开启系统
镇羽公府,原本极为宽阔的正堂所在,已经彻底消失,同时之前的断壁残垣都被司天监修士清空,形成了一片极为平坦之地。
十方结界壁垒依旧闪耀天地,自上而下笼罩住整个镇羽公府中心,同时结界中心,大夏扶摇大帝赵御与地藏法王座而论道。
无论如今的佛门是否变味,但作为佛门最后一尊法王的地藏,无疑是真正将佛道修行到极致的顶级大修,而方才其口中说出的为天下苍生之言,也确实是其所修的佛道。
“地藏法王,以身镇狱,虽不论如今这世道几何,您所作所为,依旧令朕钦佩。”
赵御开口的声音落下之后,年轻帝王抬手轻轻按住面前案桌,声音继续传出道:
“奈何朕并无拯救苍生之志,吾大夏也没有与太玄之地其余势力联合之想法。”
说完之后,赵御的双眸之中,威压愈来愈盛,煌煌帝音继续传出:
“朕与整个大夏子民,本着便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原则,而有人若是胆敢进犯吾大夏,那朕与整个国度的将士和子民,便将敌人的脑袋拧下来,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这四字自赵御口中传出,带着不容拒绝霸气,同时滚滚帝威,向外席卷,甚至浩浩荡荡的直冲前方的地藏法王。
与地藏法王身躯之上隐隐缭绕的佛家愿力相比,赵御此时倾泻而出的帝道威严,完全是另一个极端。
霸道,从容,囊括天下万物且不容拒绝,这便是帝道!
“在本法王还活着的时代,整个天下起初被佛、道和龙伯巨人三家瓜分,而在那时,有人修佛,有人修道,也有人修其余偏门的流派。
“但之所最后三家全部功亏一篑,现在想想,也有因果所在。”
地藏法王的声音,在沉默了几息之后,缓缓响起,而在此时的他看来,已经完全将赵御当做了与自己同级别的修士,因此言语间不知不觉带上了些许唏嘘。
到了他这个境界和修为,自然知道天地之下的芸芸众生,光光是生存便已经极为不易,而心中有贯彻修行的道,无论是否相同,皆值得尊重。
因此在一开始开口的求同之言被赵御回绝之后,便不再提,而是继续开口道: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討論-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嘆衆生不肯回頭閲讀
“吾佛门曾言,这世间一饮一啄,皆有因果,三家之所以的纷纷落败,并不是实力不强,或者内部出现了不可调和的矛盾,而是最后就差了一口气。”
地藏法王的话语落下之后,赵御的黑眸之中闪过些许思索,开口回应道:
“也就是说,佛与道齐齐落败,非战之罪,而是的天要亡尔等。”
“这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因素吧。”
说完,地藏法王打坐的动作不变,而与之前相比,他骷髅之中燃烧的意志之火,已然衰退了太多,在所有人看来,就好似几乎完全燃烧殆尽的烛火,残留着最后一丝火星。
随后雌雄难辨的声音继续自地藏法王的口中传出:
“北境帝君陛下,三家之中的龙伯巨人因为自身的因素暂且不提,若是对佛门或者道门有着了解之人,都会发现这两家都有着极为鲜明的特点。
“而这种特点,对于这两家来说,是成功的关键,但同样也是差这一口气的原因。
“以吾佛门为例,严苛至极的寺条,以及力求摈弃凡欲的佛旨,使得每一位得道僧人皆有着极为坚固的意志以及信念。
“正所谓无欲则无念,在清心寡欲的情况之下,心魔自散,因此僧人们修行速度同样突飞猛进,这便造就了佛门高阶修士的数量并不少,这也是快速崛起的原因。”
寓意深刻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笔趣-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嘆衆生不肯回頭推薦
地藏法王开口的言语,不卑不亢,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极为客观的分析着优劣,随后伴随着地藏法王的意志之火越来越弱,其头颅也愈发低垂,声音继续传出:
“但是这大道之下,祸福相依,阴阳相互,戒律是造就佛门曾经昌盛的原因,但同样是最大的桎梏。
“毕竟全天下无数生灵,并不是所有人都适合,也都愿意接受如此严苛的约束。
“因此哪怕若是最后佛门胜出,也统治不了太久时间,因为这种苦行僧般的生活,会将整个天下生灵压缩到极限,从而造成最剧烈的反弹。”
此言传出,众人皆纷纷面露思索,随后地藏法王面前的赵御点点头,帝音传出:
“所以这方天地其实也在抉择,抉择最适合的统治天下的道。”
“那是自然,作为天道,其必然愿意选择能够长久统治之势力,毕竟这是最基本的优胜劣汰!”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 txt-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嘆衆生不肯回頭
地藏法王的回应声落下之后,观云道人身旁的听川小道士脸上的好奇之色更浓,随后其靠近身旁的中年道士,询问声传出:
火熱都市言情 《史上最難開啓系統》-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嘆衆生不肯回頭分享
“道长,既然佛门是成也戒律,败也戒律,那咱们道门呢?”
此问一出,观云道人刚刚舒展了不少的眉头向上一跳,随后轻轻张嘴吐出一语:
“咱们道门的成败在于自由!”
话音落下之后,观云抬起右手按住一旁听川的小脑袋,唏嘘不已的声音继续传出:
“道家讲究无为而治,生性洒脱,也没有严苛教律,因此为大多数人所接受,而在最鼎盛时期,天下入道门之人甚至达到了半数以上,这人多,实力自然就强!”
观云道人此言落下,周围所闻之人心中的思绪再一次剧烈起伏,而下一息,前方赵御传来的声音,再一次让所有人将目光纷纷望向前方。
“法王?”
年轻帝王的询问声,并未得到地藏法王的直接回应,只见此时的后者,骷髅头颅完全低垂,神识之火亦几乎完全消散。
说到底,众人面前的地藏,也只是无数年圆寂之前,所留下的一缕意志投影罢了。
几息之后,于一道道目光的注视之下,地藏法王几乎已经熄灭的神识之火最后开始跳动。
随后其抬起头颅,甚至站起身子,最后一道言语,向外传出:
“帝君之道,为守护,但是天地造化弄人,无论是自愿也好,被逼也罢,最后终会有几家,就和曾经的佛、道和仙庭圣宫一样,角逐天下。
“因此贫僧祝帝君,得偿所愿,坚守本心,守护住想要守护的人!”
浩然佛音传出,地藏法王缓缓转身,背对着赵御坐下,低下头颅,仅剩的意志之火,彻底消散!
“道长,地藏法王为何倒坐?”
安静了许久之后,听川小道士的询问声才轻轻响起。
随后司马安南白衣飘飘的身影自外走到众人身旁,站定后注视着面前开始消散的地藏法王,带着莫名思绪的回应声响起:
“菩萨倒坐,是叹众生,不肯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