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西遊從滿級唐僧開始-第五百三十九章 天道懲罰!鑒賞

西遊從滿級唐僧開始
小說推薦西遊從滿級唐僧開始西游从满级唐僧开始
就见天空上的青萍剑和金色剑光,瞬间化为乌有。越发凶悍的气息,化作滔天风浪,席卷四面八方。这一刻,方圆千里以内的海面,瞬间湮灭。
而身为当事人的唐僧,也像是被人照着心口,狠狠的锤了一拳,直接朝着后面退了去。
嗖嗖嗖!
天地间的凌乱气息,越发沉重了一些。
等到唐僧稳定身形,天空上又有金色的剑光,穿过虚空爆击过来。
“你这小辈,可真的有些意思!青年一代之中,能做到这一步的,你是第一人!只是能做到又如何?本座剑下,不管你是谁,都要死!”深沉的虚空狠狠的震动一下。
一道恍若投影般的千丈身形,径直从虚空之中呈现出来。呈现出来的瞬间,又一道恐怖的金色剑光,轰然暴起。
咔嚓嚓!
天穹之上的裂缝,更显暴躁。
天地间的死灰之气,也在这般裂缝的侵袭下,蔓延的更加广阔。
“广成子?”唐僧深沉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千丈身形。
能有这般实力的。
只能是玉溪宫背后的大佬,广成子了!
而这千丈身形,并非实体,而是一道力量的投影。
仅仅只是投影就能演化如此恐怖的实力,若是本尊降临,又该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唐僧的心突然就平静下来。
心中原有的一些浮躁,悄无声息的扫荡干净。这段时间,所遇之人,不管是高高在上的仙神,又或者是横行山野的妖修,又或者是打开世界通道,来到西游世界的存在,无一不是被他轻松搞定。哪怕唐僧并没有那般轻视之意,但是内心深处,终究还是生出天下修士也不过如此的心思。
这般心思之下,对于唐僧心境的影响,也还是很大的。
此时此刻,回过神来。
唐僧的身上浮起一层白毛汗,暗忖道:‘我还真是得意忘形了!’
‘这天下潜藏的强者,还是有一些的!’
这一刻!
唐僧心境趋于圆满,整体的修为,在没有炼化轮回法则的基础上,俨然朝着前面迈出一步。
当此时。
唐僧不敢大意,正要再起青萍剑。
关键时刻。
唐僧眉峰一跳,正要爆发的神通硬生生的收了回去。就见身边虚空微微晃动,见过几面的燃灯佛,已然从虚空中走出来。
甫一出来!
燃灯佛高宣佛号,双手合十,一层层佛光化作一个巨大的佛印,迎着天空上爆击下来的金色剑光,狠狠地抓了去。
前一刻十分凶悍的金色剑光,瞬间崩溃。
方才躁动紊乱的虚空,也因为他的到来,趋于平静。
天空上的千丈身形,金光灿灿的眼珠子盯着燃灯,寒声道:“此子灭我苗裔,罪不容恕!”
燃灯微笑道:“这也是你门下的这些徒弟徒孙太过张狂,自讨苦吃而已。”
千丈身形朗声道:“再是自讨苦吃,也不该什么也不管什么也不顾的直接打杀了吧?我广成子还没有死呢?是不是以为我玉虚宫无人?”
燃灯叹息:“道友何必如此?”
千丈身形喝道:“何必如此?燃灯,这话你问的好!若是你门下弟子,被人杀了,我看你还能不能这样!”说话间,千丈身形的身上,又有凶蛮的金光一点点的凝聚出来,“给我让开,要不然休怪我不念当年的同门情谊!”
燃灯当年乃是元始天尊门下,阐教副教主。
和广成子同门!
燃灯淡然道:“我不能让!”
千丈身形瞳孔中的厉色陡然加重。
只是就在这般关键时刻,虚空微微震动,之前稍微大一点的动静就能惊出来的天道,终于‘姗姗来迟’的来了。陡然间,天空之上那颗巨大的眼珠子,径直呈现。
此物一出。
不管是燃灯,又或者是千丈身形都是脸色微微变化。
哪怕这两位都是准圣巅峰级别的存在,当他们面对天道的时候,也还是忍不住生出畏惧之心。
天道化作的眼睛,先是扫了燃灯和广成子的千丈身形一眼,就将目光落在唐僧的身上:“唐玄奘,损伤世界根基,罚没功德之身,流放域外星空!”
话音刚起,就有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从天而降的落在唐僧的身上。
陡然间!
唐僧压力倍增的同时,又感觉身上似乎要丢掉什么东西。
这或许就是天道说的功德之身。
身为当事者,唐僧清楚的知道,若是丢掉功德之身,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从此以后,他天道宠儿的身份,就算是没有了。更重要的是,或许还会影响他的修为。
哪怕唐僧的心境再好,也忍不住躁动起来。
当此时,唐僧忍不住高声道:“凭什么?”
是啊,凭什么?
损伤世界根基,是他一个人干的吗?
他好端端的在旃檀山修行。
一帮人不管不顾的冲上来,直接对他下死手。
毁了他修行之地不说,还要背上天道的惩罚!
唐僧不服气。
天道化作的眼珠子,却没有解释什么,越发深沉的气息,轰然坠下。
燃灯见到这一幕,连忙高声道:“还请天道手下留情!”
天道压根儿就不搭理燃灯!
千丈身形的脸上,却多了一些嘲讽。
只是就在这时!
虚空再次波动,接引圣人的分身,恍若从水中走出来一样。甫一出来,就有一道道灵光飞扬而起,轰入天道眼珠子里面。
前一刻还要落在唐僧身上的气息,突然消失了。
只是天道的声音依旧冷酷无情:“既然有圣人求情,本天道可酌情处理!功德之身可以保留,流放域外星空不可免!”
刷的一声。
又有一道金光,从天而降径直落在唐僧的身上。
唐僧一愣,还想挣扎,却不想他的力量在天道跟前,就像是泥丸和山岳的区别,完全不值得一体。只是瞬间,就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陷入一种极其诡异的状态之中。
现场的燃灯还要说什么,却被接引圣人的目光给逼了回去。
千丈身形的心情也好了起来,忍不住哈哈大笑:“就该这样!如此修为,就敢如此的肆意妄为,若是等到他的修为实力更加强大,岂不是敢做出更加恶劣的事情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