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小說 妖魔哪裏走-628.死掉的村子(天下所有的有愛的母親,都很偉大)

妖魔哪裏走
小說推薦妖魔哪裏走妖魔哪里走
王七麟卷起衣服跳了过来,蹲在地上看向腐烂的脑袋。
他回头想说话,看到八喵脑袋又被九六吞进了嘴里,而九六耳朵则又被八喵捂住了……
见此他翻了个白眼,大声说道:“没有臭味!”
八喵努力从九六嘴里拔出来,然后看到了捏着鼻子的王七麟。
见此它很生气:糊弄小猫咪,这是人干的事?!
其他人纷纷围上来,谢蛤蟆断言道:“无量天尊,是咱们汉人。”
沉一愣头愣脑的问道:“阿弥陀佛,你怎么认出来的?”
谢蛤蟆不理他,蹲下仔细看,然后又断言道:“很巧,他是锦官城灌县的人!”
大家都惊呆了。
胖五四钦佩的说道:“道爷一定是将这人的亡魂给呼唤出来询问过话了。”
向培虎摇头道:“没有。”
知道这是个汉人,王七麟觉得没问题,这脑袋上的发髻摆明是个汉人男子的样式,可是说他来自灌县,这是怎么知道的?
他问向谢蛤蟆道:“你怎么看出他是灌县人?”
谢蛤蟆指向他发髻中的簪子道:“这是铁氏经营的首饰店中老师傅的手艺,看簪子后头横切面,那有铁氏的标记。”
王七麟摇摇头道:“这推断说不过去,有可能是外地人去过灌县,从铁氏的首饰店里买了簪子。”
谢蛤蟆便改口:“这是个汉人,是个到过灌县的汉人!”
王七麟抬头看向其他的朝天供花朵,他一声剑出,开门剑将一朵朵大花都给劈开了。
空中开始飘荡起了各色花瓣,硕大的花瓣徐徐滑落,场景很罗曼蒂克。
同时还有脑袋噼里啪啦往下掉!
这一片山壁前的上百朵朝天供都被劈开了,落下来的人头有二十之多!
古怪的是里面几乎都是男人的头颅,女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垂垂老矣的老妇人,另一个则是寻常的妇女。
王七麟沉声道:“巫巫,朝天供是不是食人花?”
巫巫说道:“朝天供不是食人花,但确实能吃肉,你们看它们朝天生长,像不像山壁上长出来一个个托盘?有时候鸟儿会来歇歇脚,一旦它们落下,花瓣会很快闭合将它们吃掉。”
“不过它们不可能吃掉人头呀,因为……”
“因为它们是朝天供,而且它们也没有本领将人头从人脖子上咬下来。”王七麟接她的话说道。
巫巫点头:“对。”
王七麟看向山上,道:“上去看看,人头是被人从上面扔入朝天供里的!”
这片山壁平地拔起,但并不算光滑,上面有参差突兀的石头,朝天供的藤蔓就是以此缠在山壁上。
王七麟纵步飞上去,山壁大约有四五十丈之高,很高,但对他的修为来说小意思,只换了一口气便飞跃到了山上。
山上依然是峰峦起伏,能看到远处山头上有一座寨子。
谢蛤蟆、白猿公等跟着飞了上来,王七麟指向寨子说道:“那里头肯定有问题,他们可能在做劫道的买卖!”
寨子占据山顶,山顶并不平坦,所以竹楼吊脚楼建的高高矮矮,看起来很混乱。
而且王七麟穷尽目力看去,能看到这座寨子外头笼罩着一层灰黑雾气。
山下没有风,那是被石头给挡住了,山头上多少还是有一些风的。
山风吹拂下,灰黑雾气却不为所动,它们很淡薄也很坚定的笼罩住了寨子。
谢蛤蟆沉吟一声道:“无量天尊,七爷,老道明白你的意思,但老道不建议你过去。”
“首先,咱们不能确定这些头颅是怎么回事——是否是山贼被本地土人给收拾了?是否是行商犯了这山寨的忌讳?是否是……”
“道爷你说这么多,本质不就一句话吗?你不希望咱招惹上不必要的麻烦,赶紧赶去火候山。”白猿公打断他的话。
火候山是他们要去的两座山之一,这山里头正有一座古王墓。
谢蛤蟆点点头道:“无量天尊,不错,十万大山很乱,老道确实不希望咱们招惹额外的麻烦。”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妖魔哪裏走-628.死掉的村子(天下所有的有愛的母親,都很偉大)讀書
王七麟看向山寨上的黑雾,说道:“我觉得,是那山寨遇上了麻烦。”
谢蛤蟆再次点头:“不错啊,山寨内外有迷魂雾,他们肯定是犯下大错、制造了大冤孽,这是有冤魂来复仇了。”
他说着闭上嘴。
这不是让王七麟去管事呢嘛!
王七麟深深的凝视了寨子一眼,转身又踩着山石往下跳。
他跳下去后看见一群人围在山脚一处草窝子里,徐小大回身说道:“七爷回来啦。”
吞口好奇的问道:“七爷,上头有什么?”
王七麟说道:“有个山寨,你们聚集在这里干什么?”
“七爷你来看,”马明招手,“刚才您顺着山飞上去后我们便琢磨,这朝天供里有人头,那身躯哪里去了?于是卑职便让九六去找找问题,结果九六还真找到了。”
王七麟快步往前走去,众人让开,草窝子里头被挖开了个洞,土洞里头有朝天供粗大的根系也有一具还未完全腐烂的尸身。
味道很重。
见此他脸色立马拉了下来:“有人将尸体埋在这里给朝天供做了养分?”
众人沉重的点头。
再往前的位置,向培虎打了个呼哨。
王七麟走过去,向培虎这里也挖出了一具尸首,而且大腹便便!
见此他立马炸了。
谢蛤蟆见此知道事情不能善了,沉吟道:“这些尸首应当与迷魂雾包裹的山寨有关,不如这样,老道和七爷先去山寨里头瞧瞧?”
王七麟正要答应,想了想后他摇头道:“算了,道爷你江湖经验丰富、修为高深,确实是解决这件事的不二人选。”
“可是仡僚猖反复强调过,十万大山里头事多且怪,我和徐爷进寨子里头探路吧,你带大家伙在一起,你照看一下大家,这样我才能放心。”
白猿公抬头看看天,笑道:“七爷你这话说的,光天化日的还能出啥事不成?你多虑了。”
谢蛤蟆却点点头道:“七爷说的对,小心驶得万年船——要不然让沉一跟着你们?他修为不错。”
王七麟自信的说道:“不必了,我现在是七品境,只是进入一个小山寨罢了,还能阴沟里翻了车?再说这寨子没长腿它又跑不了,你们就在……”
他正说着话,天空中忽然就阴云密布了起来!
阴云起初是出现在西北,可是它们奔行极快,就跟快马一样,几个呼吸就来到他们头顶。
小雨淅沥沥的下了起来。
山雨迷蒙,胖五一抬头看天,若有所思的说道:“这是咱们今年所遇到的第一场降落在村子里头的雨吧?”
没人说话,因为一个有意思的场景出现了,残存的一些小个头朝天供花朵收敛起来,保护花心花粉不被雨水损毁。
王七麟说道:“好了,开始下雨了,我正好有理由进入那寨子。总之应该问题不大,咱们刚进入十万大山呢,随随便便碰到一个山寨还能藏龙卧虎?不至于,你们不必过于担心,我和徐爷不会有事。”
徐大傲然道:“大爷有请神金豆,又有两大英魂、两大恶鬼和一个山公幽浮护体,一个人横扫一片山寨绝无问题!”
他知道自己短处,所以从祯王府宝库中得到法器时候,他看到了一枚死玉扳指,里面收藏了一个吊客,便心有所喜。
吊客是很厉害的鬼,为生辰八字四柱神煞之一,甚至有些说法里头认为它与披麻、丧门同为邪神,大凶邪神。
徐大想拿到这枚死玉扳指来着,可惜魔画里头姑娘们的胸太大了,露出来的也太多了,他实在扛不住诱惑选了魔画,此外他还选了一枚能增进修为的丹药。
出来后他跟向培虎做了交易,让向培虎帮自己去拿出了这枚死玉扳指,他将丹药给了向培虎。
向培虎练的是地煞七十二香谱,不需要什么法器,他需要的是修为,需要的是能增进修为的丹药,所以他很愉快的跟徐大做了交易。
现在徐大身上除了两个英魂、鱼汕汕冤魂和山公幽浮外,还有了一个吊客。
谢蛤蟆琢磨了一下觉得他说的对,如果他们现在随便遇上一个山寨就能搞死王七麟和徐大这两人,那他们也没必要继续往十万大山深入了,里头肯定更可怕!
王七麟和徐大走山顶,谢蛤蟆带其他人先找地方避雨,然后再顺着山路去找那山寨,反正他已经记住了山寨方位。
这样王七麟抱起八喵、徐大扛起九六放出山公幽浮,然后山公幽浮又背上了他,他们一起向山上爬去。
阴云笼罩,越来越黑,雨势也越来越大。
山石很快滑溜起来,王七麟便改成御剑飞行,率先爬上了山。
雨水哗啦哗啦的落在地上打起了水泡子,声音很响亮,更有雷声滚滚而来。
徐大趴在山公幽浮背上大声问道:“七爷,你说山寨不是隔着这里挺远的吗?这明明不远呀!”
王七麟吃惊的看向西南山腰,那里是一座更高的山峰,瓢泼大雨之下,山腰上有几十座竹楼在若隐若现。
而东南方向山顶上的寨子则迷迷糊糊不可见了,雨势太大太猛,寨子本来就有灰黑雾气笼罩,这样他们很难看清远处山顶的情况。
徐大看他眉头皱起便抽出了偃月刀,他问道:“怎么了?有鬼?”
王七麟指着东南方向说道:“之前我和道爷他们是看到那边有一座寨子,并没有发现这边的寨子,这寨子出现的很怪呀。”
说着他又指向西南山腰。
徐大说道:“那怎么整?雨有点大了,咱们要不然先就近去找个寨子避避雨?反正它们应该都有问题。”
王七麟点点头道:“好,先去这边的山寨。”
山公幽浮拔腿慢走,山上没有路很不好走,它虽然能踏乱石如履平地,可现在有大雨落下,导致山石滑溜,它跑的并不快。
两人赶到山寨前的时候已经湿透了。
毕竟七月下旬,马上就要进入八月,山中或许气候湿热,可是下雨后还是挺冷的。
大雨之下,山峰挺立如同镇天神将,以伟岸的身躯沉默的忍受着雨打风吹。
山上怪石嶙峋,地无三尺平,并不适合建村定居,但在山腰上总算有一些还算平坦的空地,当地人便见缝插针建起了竹楼。
楼房数量不多,只有寥寥三四十座。
这就是一个村子了。
蜀郡群山里头的村子也是这样,多数很小,像连山峒那样的大村子是很罕见的。
王七麟快步走上去喊道:“行脚商人经过,是否有好心人容我们在这里避避雨?”
小村很安静。
阴云越加浓重了,雨水铺天盖地拍下来,将天地之间变得黑暗下来。
徐大忍不住骂了一句:“猿爷今天早上没刷牙,大爷看见了,他那张臭嘴真不该乱说话,结果一说话就是反话,还好好的天气呢,狗屁!”
黑暗的阴云,黑暗的天,黑暗的村子,黑暗的竹楼。
王七麟又喊了一声,还是没有人搭腔。
他凝视村子,心里有一种感觉:这是一座死掉的村子。
或者说,他看到了一座村子的尸首。
两人已经进入村子,村口道路上栽种着一块石头,石头上描绘有图案。
见此徐大一喜,说道:“七爷,这是不是仡僚猖说的那种会热情款待咱们的村子?不对,大爷感觉这石头上不是画了图,而是写了字,这是两个字吗?”
王七麟仔细辨认,但他麻辣隔壁的,他压根不认识!
村子明显不对劲。
他对徐大使了个眼色,道:“去头上屋子看看,情况不妙立马跑路!”
徐大扔给山公幽浮一枚银铢,说道:“做好跑路……”
接到银铢、听到‘跑路’俩字,山公幽浮甩开大脚丫子跑了!
徐大气的捡起一块石头扔了过去:“靠嫩娘!大爷话还没有说完!”
王七麟哈哈笑道:“你这山公真是胆小怕死,话说它往后跑的时候速度那么快,可是来的时候走的怎么那么慢?”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妖魔哪裏走 全金屬彈殼-628.死掉的村子(天下所有的有愛的母親,都很偉大)鑒賞
徐大愣了愣,再次捡起一块石头扔了上去。
王七麟冒雨走向最近的一座竹楼。
走近之后他听到了声音。
‘嗡嗡嗡、嗡嗡嗡’!
竹楼里头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鼓荡,发出连绵不断的嗡嗡声。
王七麟抽出妖刀准备挑开门,一个声音穿过雨幕传来:“你是什么人?”
顺着山路往里数的第四个竹楼门口出现了一个驼背的老汉。
老汉拄着一根拐棍探头看他,头上包汗巾、身上穿黑袍,看打扮是山里人。
王七麟说道:“回禀老丈,在下是个行脚商人,今天这雨来的太急……”
“进来避避雨、换身干衣裳吧。”老汉没等他说完话便开口邀请了两人。
王七麟和徐大急忙跑了过去。
老汉进屋,他在进屋之前回头看了眼第一座房屋,嗡嗡声已经微不可查。
但是却恍若还响彻在耳畔!
那屋子里有什么呢?
这座屋子里聚集着四个人和两头驴,墙角堆着木箱子竹筐子,屋子中间有火塘,火塘上火焰熊熊,旁边挂着衣服。
王七麟进去后向四人抱拳说话:“在下杨过,途经贵宝地,突遇大雨,湿了全身,感谢老丈仗义援手大开方便之门!”
優秀都市言情 妖魔哪裏走 全金屬彈殼-628.死掉的村子(天下所有的有愛的母親,都很偉大)讀書
徐大进门也抱拳,他正要说话结果先哆嗦了一下,道:“真他娘冷!哦,在下王六郎,俺也很感谢。”
老汉笑道:“二位朋友过来坐,都是天涯沦落人,有什么好谢的?这并不是老汉的家,老汉四人和你们一样,也是突然遇到大雨进来避雨的。”
一个白脸汉子抬头看了两人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怪异的笑容:“现在这时节天开始冷啦,你们被这样的大雨给淋湿了,一定很冷吧?进来一起烤烤火、烤烤衣裳。”
“是呀,这天气,嘿嘿,忒冷!”旁边又有人笑着说话,但他没有抬头,只是在专心致志烘烤衣服。
王七麟落落大方的走过去坐下,楼上响起轻盈的脚步声,脚步声从他头顶往前方挪移,很快出现在竹楼的台阶上,接着有一双修长的美腿出现在台阶尽头。
一股韵味十足的少妇正擦着头发走下来,王七麟和徐大打眼看过去,少妇也恰好看向他们。
双方目光对在了一起。
王七麟看到她只是披了一件纱衣,酥肉半露,便赶紧不好意思的回头。
徐大如饥似渴的看。
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少妇稳不住了,惊呼一声赶紧不好意思的跑上楼去。
白脸汉子也惊呼一声,他站了起来说道:“阿妹,这里来了朋友,你收拾好了再下来!”
徐大摆摆手说道:“没事兄弟,没收拾好下来也不要紧,咱们萍水相逢,却是天降缘分,俺看你第一眼就觉得与你投缘,咱们上辈子可能是亲兄弟,所以俺和你妹子也是亲兄妹,你让她不要见外。”
一边说着他一边开始脱衣服。
旁边老汉赶紧伸手摁住他手臂,干笑道:“不是吧,后生,你这是要做什么?”
徐大愣了愣说道:“烤衣裳呀,你看我们都湿透了。”
那些毒蜂比寻常蜜蜂体型大了数倍,额上生着诡异的复眼,蜂腰细而弯曲,直飞时尾部还向前挺出,露出弯钩状的蜂刺,钩尖滴血般殷红。
蒲棒束成的火把一经点燃就生出滚滚浓烟。小魏挥舞着火把驱赶毒蜂,众人连忙将马匹和走骡收拢起来。
几只鬼面蜂被浓烟一熏,四散飞开,在空中绕着飞出复杂的图形。更多的毒蜂陆续从幽暗的林中飞出,宛如朱红色的流星疾射出来。在它们身后,无数毒蜂聚集成一片暗红色的潮水,嗡嗡作响地从森林深处漫出。
所有人都变了脸色,这片蜂潮数量不下万计,两支商队三十余人,四十余匹骡马,仅靠十几根蒲棒艾蒿结成的火把,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即使武二郎那样的身手,也未必能挡住这上万只毒蜂无孔不入的攻击。
那些鬼面蜂似乎十分畏惧蒲棒燃烧的浓烟,它们在弥漫的烟雾外越聚越多,无数复眼同时闪动着妖异的红光,挑起的尾针彷佛无数噬血的尖钩。
忽然一只毒蜂绕过浓烟,疾射在一名护卫颈中。那护卫伸手想拍,手刚举起一半就僵住了,他张开口,却没有发生一丝声音,双目圆睁着合身扑倒在地,当场气绝。
接着又有几只毒蜂绕过浓烟,垫倒几匹骡马。那些鬼面蜂毒性惊人,即使云氏商会护卫们带来的军中健马也无法抵抗毒蜂一垫,蜂尾血红的尖钩刺入体内,便即毙命。那些骡马陆续发出短促的嘶呜,栽倒在地。其余的马匹嗅到危险的气息,都不安地竖起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