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逍遙小地主 起點-第六百二十一章 殺氣騰騰賀三刀相伴

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逍遥小地主
随着贺三刀的这一身大吼,王孙无涯吓了一大跳。
所有人都被这一声震惊,回头一瞧,贺三刀已经提着刀冲了进来。
“呀……”司马澈一声惊呼,宗时计一步上前一把抓住了贺三刀,呵斥了一声:“三刀,冷静!”
王孙无涯连忙退了三步,他战战兢兢的指着贺三刀:“你、你是何人?本公子与你无冤无仇,为何拔刀相向?”
贺三刀虎眼一瞪,瞪得王孙无涯一个激灵。
“你爷爷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贺三刀是也!刚才是不是你在诽谤定安伯?啊?你丫是个男人就给老子承认,老子也不用刀,咱两就比试比试!”
王孙无涯的脸腾的一红,是他说的没错啊,可这凶人一副要吃人的模样,这要是承认了岂不是会被他给生吞活剥了?
可若是不承认,这脸面又往哪里搁呢?
贺三刀“锵!”的一声将大刀插回了刀鞘,满脸鄙夷的对王孙无涯竖了个中指,“没种的东西,就凭你也敢言定安伯的是非?定安伯是何等样的人你特么知道个屁!你个渣渣,给老子记住了!再敢言定安伯是非,老子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其余人等尽皆看着,无人出头来为王孙无涯辩白一句,因为王孙无涯的这番话,实在令人不喜。
这厮得罪的可是定安伯!可莫要惹祸上身!
若是定安伯知道了想要报复,莫要说他这个区区的世家少爷,就是汴河王孙家族,恐怕定安伯动动小手指头,也会灰飞烟灭!
这位定安伯是那么好惹的么?
上京六大门阀而今为何仅剩一家?
这位王孙公子,恐怕还真没去了解过定安伯的光辉战绩,这就叫无知者无畏。
王孙无涯这二世主不知道这些呀,他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烫,活了二十年,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人给吓成了这样。
他咽了一口唾沫,忽然说道:“这里可是上京,天子脚下,你这匪人持刀相向,莫非不知王法何在?”
贺三刀顿时乐了,“你特么和我说王法?告诉你,老子就是王法!”
临梓小地主也是个二世主啊,他也无法无天惯了,只是平日里被傅小官镇着不敢表露而已。
现在傅小官不在,他顿时原形毕露。
“松手!”贺三刀一把扯开宗时计的手,“老子现在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他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拳就砸在了王孙无涯的小腹。
王孙无涯没有料到这厮当真敢打人,他大意了,没有躲,这一拳正中小腹,一股剧痛传来,他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叫,身子顿时弓了下去。
贺三刀打架明白一个道理,只有躺着的敌人才是安全的敌人。
所以这厮牙齿一咬,凶相毕露。
他跳了起来,曲肘一肘子就锤在了王孙无涯的背上。
所有人就听的“砰……!”的一声,王孙无涯又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噗通一声被这一肘击倒在地,嘴里哇的一家伙吐出了一口血来。
贺三刀一脚踩在了王孙无涯的背上,恶狠狠说道:“老子告诉你,老子砍死了几百个敌人,你这样的小鱼小虾还敢在老子面前蹦跶?你当真是老寿星上吊活腻了!”
说着这话,他的脚还跺了跺,不过这几脚他有注意分寸,可不能把这厮给弄死了,不然会给定安伯带来麻烦。
可这几脚落在王孙无涯的身上却若巨石一般,让他彻底趴下,又吐了两口血来。
宗时计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特么可是在金陵!
那厮说的没有错,天子脚下,可千万别弄出大事来。
他连忙跑了过来,将贺三刀拽了回来,顺手甩了一口锅:“打扰了诸位雅兴,此事全因这位公子言行不当引起,定安伯之身份高贵,此人却口吐狂言要污了定安伯之名声。我这位兄弟是个武人,为了维护定安伯之名声,这才出手教训了一番这个狂妄之徒……”
“现在教训完了,也不过是让他长个记性,明白祸从口出这个道理,诸位,告辞!”
宗时计拉着贺三刀就走,蹬蹬蹬下了楼,却没料到迎面而来三个人。
傅小官、宁玉春,还有一个徐新颜。
傅小官也没想到宗时计二人也在这里呀,他顿时一乐呵,“楞着干啥?走,跟我上去一起吃个饭。”
贺三刀一听,跟着定安伯一起吃饭,那王八犊子就算是报了官也拿自己无可奈何了吧。
所以他连忙点头,“今儿随着宗先生游兰庭集,诵读了一番您老的诗词文章,令小的仰慕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宁玉春一乐,“这小子有点意思,谁啊?”
傅小官哈哈一笑:“从费安那厮手里抢来的,打仗的一把好手,准备丢给白玉莲,明儿就让他滚去白玉莲那里。”
说着这话,傅小官一行又上了楼。
宗时计心里的想法和贺三刀差不多,但是他比贺三刀多想了一步,呆会吃饭,得把刚才贺三刀揍人的事告诉傅小官一声,以防那厮真的报了官。
玄幻小說 逍遙小地主 線上看-第六百二十一章 殺氣騰騰賀三刀推薦
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逍遙小地主-第六百二十一章 殺氣騰騰賀三刀熱推
而此刻的雅间里,鲁夕会摇了摇头走了过去将王孙无涯扶了起来,“你呀……当真是祸从口出!”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逍遙小地主笔趣-第六百二十一章 殺氣騰騰賀三刀分享
王孙无涯摸出手绢擦了擦嘴角的血,恶狠狠说道:“本公子定要报官,那厮目无王法,本公子要去金陵府衙击那鸣冤鼓!”
他正说着这话,傅小官率先走了进来,一瞧,哟,这位少爷怎么鼻青脸肿的?
紧接着宁玉春走了进来,他眉头一皱,“谁要去金陵府衙击那鸣冤鼓来着?本官就是金陵府尹。”
王孙无涯一听,顿时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他噗通一声就跪在了宁玉春的面前,鲁夕会心里一紧,要糟!
为何要糟?
这状怎么告?
这一告可就把这厮的那番诋毁定安伯的话给翻出来了!
现在这厮仅仅是受了点皮肉之苦,可得罪了定安伯,他王孙家可都完蛋了!
没脑子的东西!
此刻站在门口的宗时计和贺三刀也正面面相觑……这、定安伯说吃饭,莫非就是这里?
这怎么搞?
贺三刀正好探了探脑袋,王孙无涯正好抬头。
四目相撞,闪出一篷火花。
他忽然“啊……!”的一声惊叫,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就像看见了鬼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