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木葉之賊手 愛下-第八百二十二章 排查與感知分享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木叶之贼手
雨之国境内某处。
寂静的丛林突然间就涌来数十道身影,那突破空气急速行动带起的风声,惊得栖息在丛林中比较容易受到惊吓的鸟慌忙飞走,一时间林叶沙沙作响,倒是独有一番雅致。
夏树睁开双眼,飘浮在头顶上方的根源之目中散发出温暖光芒的转生眼却是闭合,整个化作一道金光投下来没入眉心。
而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在眼前的地上和树杈上,错落跪着数十名木叶忍者,只见他们打扮不一,有的一身绿色马甲战衣,有的一身灰色暗部装束,其中无疑还有根部的忍者。
但无论是何来历,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无比恭敬。
此刻,一名暗部打扮的忍者将一份卷轴递上。
“夏树大人,您交代的勘察任务已经完成,这是最终的成功。”
用这种称呼来唤夏树的,显然就是根部的忍者无疑了,毕竟直呼名字本就需要足够亲近才行,而相比普通忍者和暗部,唯有根部才是夏树的根底力量。
“如何?”
夏树说着抬手一招,卷轴便划着弧线飞入了掌中。
这是对转生眼力量的简单运用,无需将转生眼显现出来也能轻松施展,算是转生眼操纵引力的一种浅显表现吧。
这名根部忍者连忙答道:“按照您的要求,对这附近的排查一切顺利,果然找出了几处疑点,只不过无论是谁都无法确定。”
夏树打开卷轴,快速浏览了一遍,笑道:“这才是正常的情况,那些家伙的伪装隐蔽之术堪称忍界之最,集合你等掌握的感知手段,能够发现一些端倪就很不错了,想要更多,那就纯属是奢望了。”
原来汇聚在此的这数十名忍者,竟然无一例外皆是感知忍者,至少也是拥有感知手段的,而之所以聚集他们,则是为了排查一些隐藏较深的情报。
现在,他们似乎完成得还算不错。
“好了,既然已经确定了这几处,那么就按照雨隐村的终点,做更进一步的确认。”
夏树看着林间的忍者们,语气稍微严肃了一些,道:“这项任务很重要,或许你们无法理解,但这牵扯极深,你们必须在今天日落前得出最终结果!”
众忍者闻言,连忙齐声道:“明白!”
夏树见此也不多说,抬手挥下,众忍者立即瞬身离开,消失在了之前所立之处。
而夏树则是再次闭上双眼,神目化作金光升入半空,旋转了几圈后开启,随着那金黄色的暖光放出,他全身上下都被一层淡绿色的查克拉包裹了起来。
但紧接着又在此基础上涌出一股散发着蛮荒般沉重气息的力量,令他的转生眼查克拉模式的形态渐渐发生变化,仿佛又披上了一身由光织成的苍白外衣,同时额头上渐渐长出两根半透明似乎虚幻的角。
这正是六道化的表现。
所以,这股涌现出来的查克拉当然就是十尾查克拉。
在经过一些时间的熟悉后,他已经彻底掌握了这股力量,这到底只是他以九只尾兽的查克拉还原而成的十尾查克拉而已,虽然的确蕴含着尾兽查克拉那独特而强大的活力,可是与他拥有的力量相比,在质上或许更强,却因为量少的缘故被他很轻松就慑服了,如今更是完全受他掌控。
因此,将这股力量叠加在转生眼查克拉模式之上这件事,也并没有多少难度,就像他之前就可以做到在启动仙人模式的同时,再进入转生眼查克拉模式一样。
而他现在之所以这么做,则是在利用转生眼的力量感知与十尾查克拉同源的查克拉,也即尾兽的所在。
当然,他这么做的重点不在于尾兽,而是在于那承载着尾兽查克拉的躯壳,外道魔像。
对于十尾的躯壳,夏树已经研究过了,甚至更在研究白绝之前,只是相比对后者的研究,对前者的研究结果就差了许多。
毕竟,从后者的身上,他可是找出了白绝行动可能留下的一些特殊痕迹。当然,这主要是因为在此之前他研究过木遁,可也的确是研究出了成果,并且很有价值。
可是对前者的研究,就实在是收获寥寥了,除了与木遁和写轮眼之间有特殊的联系外,几乎是一无所获。
不得不说,要论研究探讨,大蛇丸才是真正的天赋异禀,即使是夏树这个掌握着不凡的医疗忍术,且拥有前世见闻的穿越者,在这方面上与大蛇丸也完全不在同一次元里。
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他需要的不是十尾躯壳,而是借十尾重生的辉夜姬,到时候只要得到辉夜姬的力量,这忍界对他来说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呢?
大蛇丸向往和追求的,或许终有一日能通过研究来弄明白,可他又不是大蛇丸,所以他选择直接成为那份最终的真理。
就是如此简单直接。
而此刻,他已经确定了外道魔像的所在之处,以及此时的状态。
“已经完成对二尾的封印了吗?毕竟已经过去了数日,这也没什么令人意外的。”
夏树闭着双眼低声自语道:“所以,这就是宇智波带土的底牌了吗?一尾、二尾、三位、五尾、七尾,五只尾兽配合外道魔像所具有的力量,倒是足以对联军造成极大的威胁,但是想要获胜,却还是差了一些。而且,这场战斗从来都不是最重要的事,尾兽才是啊,所以……带土啊,幸好我帮你多准备了一手。”
其实他为宇智波带土准备的远远不止一手,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展现出来罢了。
在忍界这个舞台上,他踢掉了黑绝这个导演取而代之,自然就不得不多操劳一些了,否则最后一幕的戏码很可能就无法达到超越忍者的程度,而是完全变成以五大忍村仇怨终结而落下帷幕了。
虽然那样也很有趣,可现实世界里如果以是否有趣来做选择题,最终的结果一定会令人悔黑了肠子。
幸好,他从来都是着眼现实世界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