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vmwt寓意深刻小說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一窗月-第二百一十章:你放了芙蘭,我束手就擒推薦-y7fy6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摄政王妃竟有两副面孔
随着苏岑的话音落下,横七竖八的巷子里头涌出了更多的人,个个手持弓箭,拉弓上弦对准了沈落。
这自然留不住沈落,可接着,苏岑拍了拍手,从他身后层层叠叠的人道里头,忽然一个男人钳制着一个女子走上前来。
巷子里头被两侧的高墙挡住了许多月光,便更黑些,沈落一时没看清是什么人,但本能的,她的心口猛然紧了紧。
“唔!唔!”
女子的嘴巴被一片抹布满满塞着,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浑音,但此刻女子站定,沈落已经认出了她来。
只在沈落认出来时,只在沈落的眼睛猛然一瞠的那一瞬,苏岑同时说道:“你的好侍女现在在本王手里,任凭你有多高的武功,今日你也走不掉!”
在苏岑说完这话的时候,沈落的神色已经恢复了镇定,她看了一眼芙兰。
随即,沈落的目光又投向苏岑:“鲁王不会觉得…一个侍女的命能比我夫君的命更要紧吧?”
“哈哈哈哈……”苏岑猛然笑了一阵,随即他停下笑:“本王也觉得不可信,不如咱们试试?”
殇语问情 仙剑
“……”沈落一时没说话。
芙兰的命她定然要保,可是苏岑是怎么知道芙兰对自己这么重要的?
即或是自己平日对芙兰疼爱些,可怎么也不该让人产生这样荒唐的念头,竟觉得一个侍女比摄政王还要紧。
“九弟妹怎么不说话了?”苏岑嘴角笑意更深。
本来他还对那人的消息半信半疑,眼下他倒是相信了。
“鲁王殿下…”沈落开口道:“不知道你的命和她的命比起来,哪个更重要?”
“你在威胁本王?”苏岑问道,却是根本不把沈落的话放在心上。
猛然伸出手,苏岑一把将芙兰的脖子扣在手里,而芙兰的另一边也还悬着一把匕首,随时可以取了她的性命。
“就算你有把握在这么多人的护卫下取我性命,怎么,弟妹也有把握保住这丫头的命吗?”
“用鲁王你的命抵一个侍女的命,难道不是我赚了吗?”沈落强自维持着表面的镇定。
“哈哈哈……”苏岑又笑起来,忽而笑声戛然而止:“容挽辞!你别给本王耍花招!本王现在没心情在这里跟你互相试探,既然你这么嘴硬……”
末世系统
“唔!!!!”
即便是被捂着嘴,芙兰自喉深处发出的一声呐喊还是直直扑进了沈落的耳朵里。
高墙下头的苏岑,擒着芙兰脖子的手,方才忽然一个用力往边上一推,悬在芙兰脸侧、近在咫尺的匕首,顷刻便在她脸上划下一道长痕!
鲜血沿着脸颊滑下,滚落在了苏岑扼住芙兰脖颈的手上,血又继续流,又滑落到芙兰的衣裳上头。
“唔!唔!”
豆大颗的泪珠从芙兰脸上滑下,与脸颊上流着的鲜血混作一团。
自来服侍容挽辞,芙兰打小没吃过什么苦,今日却是脸上被狠狠划了一道,她又痛又觉得十分害怕,可她哭也哭不出声,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呜咽。
月色清明,虽是看不清芙兰脸上的血和着泪一起滑落下去,但只看方才苏岑猛然的动作,只听芙兰那痛苦至极害怕至极的呜咽,沈落什么都明了了。
苏岑就是一个疯子!竟敢拿自己的命也要赌一把!
“看来弟妹还是嘴硬——”
“等等!”沈落急忙呵住了苏岑下一步的动作:“你想怎样……”
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话,苏岑听在耳朵里,却觉得分外舒心。
呵呵,方才不是还很猖狂吗?现在你怎么不狂了?容挽辞,你不就是个公主么,你怎么斗得过本王!你斗不过,你的男人也斗不过,你们都是废物!!
本王才是皇帝,本王才应该做皇帝!苏景佑算什么东西,这么多年连一个苏执都对付不了!再看看本王,一举就能拿下摄政王夫妇!!
逆乱战魂 江南雪猫
皇位本就是能者得之,你们这样的废物凭什么做皇帝!!
“你想怎样……”沈落又问了一遍,夜色中她没有看到苏岑脸上癫狂的神情,只以为他还在思考怎么折磨自己。
“本王不想怎么样,只是不希望弟妹你破坏本王的宏图大业。”
“你放了芙兰,我束手就擒。”
“束手就擒?”苏岑话中带着讥讽的笑:“你觉得本王能信得过你吗?这丫头在本王手里,你才会乖乖听话吧?”
深吸了一口气,沈落正要说话,苏岑抢先一步又道:“你现在没资格跟本王讲条件!本王数十个数,你老老实实束手就擒,本王自不会要她的命,否则…你就等着给她收尸吧!!”
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苏岑已经开始计数:“一,二,三……”
沈落扔下了手中的弯月匕首,纵身轻轻落下了墙头。她双手向前平举,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苏岑身边的人似是想上前动手,但却又有些害怕,便磨磨蹭蹭半天没有动作。
“一群废物!”苏岑朝着最近的手下狠狠踢了一脚,那手下短促哼了一声,立马又噤了声。
“鲁王殿下…”沈落开口道,周遭上前的人下意识便停了步子,生怕她忽然反悔动起手来。
“嗯?!”苏岑扼住芙兰脖子的手猛然用力,芙兰便又发出一阵挣扎呜咽的声音。
“殿下息怒,我并非反悔,只是若不能保证芙兰能活,那我现在束手就擒不就是送死吗?不仅救不了她,还多送了一条命。”
苏岑扣住芙兰脖颈的手松了松,语气仍是坚定:“本王说过,你没资格——”
“殿下。”沈落打断苏岑的话:“我的目的是救她,如果不能保证她能活,那还不如鱼死网破。”
话语中的笃定并非是虚张声势,沈落甘愿束手就擒,但前提是,芙兰能活着,至少,她要有最大的可能活着,但是在苏岑的手里,显然不能。
苏岑一时没说话,他在想是退一步还是继续逼迫她。
察觉出苏岑的犹豫,沈落随即抱臂而立,她一派闲适的模样,手指搭在臂上轻轻点了几下,似乎是在想什么事。
随即她道:“既然鲁王殿下能知道芙兰对我如此重要,不如鲁王……为我引见引见透露这个消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