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別叫我歌神 愛下-第1272章:我還是從前那個少年推薦

別叫我歌神
小說推薦別叫我歌神别叫我歌神
舞台下,谭伟奇瞪大眼睛,张大嘴巴。
他本以为谷小白会和他一样,同台炫技。
但是并没有。
谷小白就那么柔和地唱着歌。
人在外星
轻柔的风,吹着他的面颊,让他的头发在风中微微抖动,轻柔的风,吹动了他的衣襟,吹拂着他闪亮的眼眸和嘴角的微笑,像是把这一切都直接撒播在全场。
这一刻,谭伟奇就有一种感觉,自己输了。
他的舞台,还只是舞台。
可这个少年,他却已经和全场融为一体。
他看似毫无侵略性,看似柔和而自然,甚至腼腆羞涩,却已经掌控了全场。
把每一个人的呼吸,都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下。
“不禁笑这近乡情怯
仍无可避免
而长野的天
依旧那么暖
风吹起了从前
从前初识这世间
万般流连
看着天边似在眼前
也甘愿赴汤蹈火去走它一遍
如今走过这世间
万般流连
翻过岁月不同侧脸
措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
谷小白唱着《起风了》的主歌,少年清亮的声音,像是这微风一样,干净透亮,看不到,却直入心底。
沁人心脾的凉意与微甜。
他的和弦编配格外简单,就那么简简单单地弹着琴,像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年,和每一个上台自弹自唱的少年一样。
但所有人又都知道,他的不普通。
真的太不普通了。
踏遍千山万水,初心还在。
至强狂兵 残梦痕
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
看过了无数的风景,回味起最初的相见,是什么样的感受?
现在大家知道了。
繁华没有乱他的眼,俗世也没有绊住他的双脚。
他的内心,始终澄澈如昔。
舞台下,朱于湖抬起头来,静静看着谷小白,听着谷小白的歌声。
从故乡一路前来东城所经历的一切,一一浮现在他的脑海。
一种暖暖的东西,在他的胸中充盈着,这个世界如此的温暖,似乎每一个人,都那么的善良。
他真不知道,如果没有这些人,他现在会怎么样。
如果没有小苏师兄的支教,没有小白老师等人的点醒,甚至没有小侠子老师不断的鞭策。
现在的他,又会在哪里?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当初的小苏老师踏入这座校园时的感受。
也明白了小苏老师义无反顾地回去山中县支教时内心的想法。
或许这并不是世界的全貌,但若是总能够看到美丽的一面,这岂非是最大的幸福?
舞台上,谷小白的认真地弹琴,认真地唱歌,终于,到了《起风了》的副歌部分。
谷小白眯起了眼睛,昂起了头,略微高亢的声音响起。
“我曾难自拔于世界之大
也沉溺于其中梦话
不得真假
不做挣扎
不惧笑话……”
舞台下,角落里,带着鸭舌帽和口罩的冯一东,眼神迷离地听着歌。
他的这半年,经历了许多的风风雨雨。
有抄袭,有中伤,有抵制,有嘲笑,有落井下石。
有独在异乡的孤独,有对未来的迷茫,但他都已经走过来了。
而舞台上的这个少年,所经历的,难道比他少吗?
不,只多不少。
但他依然澄净如同一颗钻石。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她
也曾指尖弹出盛夏
心之所动
且就随缘去吧
逆着光行走
任风吹雨打……”
谷小白低下头,温暖的旋律,继续流淌着,他抿着嘴,认真弹琴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想要伸出手去摸一摸。
主歌再起:
“短短的路走走停停
也有了几分的距离……”
现场的人,所有的思绪似乎都渐渐远去了,完全沉浸在了这歌声里。
“如今走过这世间
万般流连
翻过岁月不同侧脸
措不及防闯入你的笑颜……”
唱到这里,谷小白猛然敲下左侧的低音区,带起了几个鼓点一般的低音:“ei~~~ai↗——”
下一秒,他抬起头:
“我还是从前那个少年
没有一丝丝改变
时间只不过是考验
种在心中信念丝毫未减
眼前这个少年
还是最初那张脸……”
他左手继续弹琴,抬起右手,在自己的面前轻轻摇摆,微笑着看向了舞台下,那少年青春飞扬的模样,那发自内心的喜悦,格外感染人。
你看啊,你看啊,我依然是这张脸。
我没有改变。
舞台下,大家跟着谷小白挥动着双手,跟着大声唱着《少年》的副歌。
《起风了》和《少年》这两首歌,的主歌和副歌,情绪各不相同。
如果从情绪低沉到情绪高亢,分成4级的话,《起风了》的主歌是1,副歌是3;而《少年》的主歌是2,副歌却是4。
两首歌的情绪递进上各有不同,总的来说《少年》偏于高亢,《起风了》却少了点激情。
而谷小白将两首歌结合在一起,突然之间,却多出来了完全不同的层次。
开场直接《少年》副歌,情绪拉满的开场,然后起风了的主歌再将情绪直接拉到低点,形成了巨大的动态。
这种感觉,就像是过山车,从制高点一路冲下,积累了巨大的动能。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再然后层层递进,一层层又推了起来。
终于,又回到了情绪高亢的顶点。
这种感觉,简直让人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更何况,谷小白的现场,参与感几乎是max。
唱完了《少年》的副歌,谷小白吟唱。
“Hoo~~~Ooh~”
然后他昂起头,声音渐渐变得高亢起来:
“晚风吹起你鬓间的白发
抚平回忆留下的疤
你的眼中
明暗交杂
一笑生花
我仍感叹于世界之大
也沉醉于儿时情话
不剩真假
不做挣扎
无谓笑话
我终将青春还给了她
连同指尖弹出的盛夏
心之所动
就随风去了
以爱之名
你还愿意吗——”
谷小白闭上眼睛。
“Wu~ho——↗”
升key。
“Wu~ho——↗”
升key!
“Wu~ho——↗ho~~~↗~~~ho~~~↗~~~~”
高亢的吟唱,直冲云霄,让人的头皮都随之发麻。
他的双手,重重地在键盘上砸下。
少年依然是那个少年,想要保持澄净的心境,但风却从四面八方地吹了过来,想要吹乱他的心,让他在这世间彷徨。
风似乎也大了,狂乱地吹着他的头发,拍打着他的前额、耳畔。
终于,他的双手停止,吟唱声也停下。
下一秒,熟悉的旋律再起。
谷小白凑到话筒前:
“我还是从年那个少年
至天武神
没有一丝丝改变——”
音乐停止。
谷小白抬起头,微笑着看向了下方。
一把琴,一个人,一如往昔。
这一刻,所有人有一种强烈的感觉。
小白回来了!
小白,他回来校歌赛了!
“嗷嗷嗷嗷嗷嗷,小白,小白!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