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馬林之詩 起點-第六百三二節:三號(二)讀書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马林之诗
维克多租在城南,这一地区在兵荒马乱的初期房租便宜——你看,混沌就在城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越过城墙,相比起别的三个方向,城南是首当其冲的位置。
维克多当时以极低的价格租了一处死路尽头的阁楼,由小楼后面的三层活动梯直达,不需要走正门过,所以也没有办法从二楼进入。
马林让杰森和索斯塔克三号上了楼梯,然后拉了一个传送通道,带着露露上了天台。
“为什么我们不能进那个通道。”索斯塔克三号有一千万个为什么。
“因为你的思维并没有被格式化,电子信号无法被亚空间浅层污染,而你过去,就会告诉整个亚空间,有一个完全没有防护的家伙来做客了,万一你到时候被下了坐标并被畸变了,我们出来之后得先宰了你这具身体,再回到避难所把你那个说不定已经长菜花的脑袋被打碎。”
非常标准的杰森式解释,索斯塔克三号无言以对,最终决定对他自己的脑袋好一些。
马林推开了房门,身后的金曷城与哈罗德抢先走了进去,他们拿着的仪器能够让他们免于踩点什么而不幸失去些什么。
不过索斯塔克三号已经扫描过没有问题,对于军用AI的扫描马林还是有信心的。
等到哈里尔背着需要用来提取证物的取证箱走进去之后,马林将头探进房间:“这味道,让我想到了卡特堡冬天最冷的时候,我们一群学徒与导师在一起烤火,有一个家伙脱了鞋子想烤一烤他的脚与袜子。”
“我记得你说过这个故事,那天有三分之二的学徒吐得一塌糊涂,对于中午的烟熏肉有非常严重的生理反应。”露露说完,从她腰间拿下带有过滤芯的防毒面具套到了脑袋上:“说实话,我也有这样的经历,幸运的是我的导师似乎是过来人,他将那个想这么做的家伙丢了出去,这是好事,坏事是他的袜子与鞋落进了火盆。”
“别说了,露露夫人,我已经有些想趴在窗户边解决一下我的胃部不适了。”金曷城提到这个话题看起来有些憔悴。
俠 聖
“你也有这样的不幸经历吗。”马林也戴上了面具。
“是啊,我是那个看着哈里尔被丢出的倒霉蛋,他的鞋落在了我的怀里,为此我失去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的记忆。”说到这里,金曷城扭头看向哈里尔:“哈里尔,你知道吗,我的人生因为你而不完整了。”
“去你的人生,曷城,你为什么不想想你因为这件事情而获得了安吉拉的青睐,她说,喔,我可怜的曷城。”哈里尔将背上的箱子卸下,然后拍了拍他的腰背。
“人长得帅就是可以为所欲为。”金曷城面不改色地回答道。
对此,哈罗德从床上翻出了不少衣物,他一边翻着裤子口袋,一边扭头看着这边:“这家伙根本不会洗衣物,听说他雇了一个洗衣娘来为他处理这一切?”
“是的,根据我的记录,她应该会在两天之后过来,可怜的女人,她这一周的少赚不少钱了,也许我们应该把这些衣服交给她,无论如何,也应该为一位洗衣娘完成与一位绅士的合约。”哈里尔接上了话题。
“这是证物,哈里尔,无论口袋里有什么东西,我们必须将所有这些犯人使用过的衣物上交。”金曷城维持着他特有的铁面特色,而马林出来打了一个圆场:“我来给你们的上司做一个说明吧,这些衣服对于一个洗衣娘来说,应该可以做不少事情,无论是准备给她的丈夫与孩子使用,或者说干脆卖给旧衣店,想来你们应该没有谁会看上这些吧。”
“当然不会了,阁下。”三位警官异口同声地说道。
这让马林有些小开心,于是除了从口袋里掏出了几张莫威士一元纸币,几个角子,还有几个写满了无论是谁都看不懂的内容的稿纸。
马林将这稿纸交给了索斯塔克三号与杰森。
索斯塔克三号与杰森同时给出了一个答案:“哥德巴赫猜想。”
“那是什么玩意?”金曷城面露疑惑,相比起他,哈罗德和哈里尔满脸的不解。
“一个数学题,相信我,它不好玩。”马林收回稿纸,看了看——那句话说得真好,天才与精神病唯一的差别就是时代不同。
“天杀的玩意儿。”哈罗德第一个丢掉了他的好奇心。
“这东西我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哈里尔决定保护好自己,不让危险的知识伤害到他自己。
“听起来不像是我应该了解的知识。”金曷城说完转身走向另一个小房间。
索斯塔克三号和杰森走到了一旁的沙发上,他们推开了沙发,然后开始联手打开沙发上的暗格。
“你们扫描到的?”马林走了过去,他伸出手,将里面的行李箱拿了出来。
有山有水有点田
“不,我是觉得如果他获得了这么多知识,应该能够活学活用才对。”索斯塔克三号非常骄傲的回答道:“您看,虽然是一个叛徒,但毕竟是我教出来的小伙子,你呢,杰森。”
“我是问房东,他跟我说的。”说完,杰森看向索斯塔克三号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我做事从来不会给我自己加分。”
“你找打吗?”索斯塔克三号炸毛。
“来啊,打架我从来没有怕过你又黑我!吃我一拳!”感觉到自己被黑,杰森当场怒不可遏。
马林不得不将两个像是小猫打架一样扭打在地毯上并互相抓挠的小王八蛋从打开的窗户丢了出去,然后将那个行李箱拿到了桌上,露露走了过来,接手打开了箱子。
“干净的衣物,换洗用的。”露露说完将手上的衣物放到桌上,然后拿起一张小卡片。
这卡片马林一眼就认出来了:“丰收女神教会的不记名定额储蓄卡。”
“是的,这种卡是300元定额储蓄卡,看起来这位在这一年时间里存了不少钱啊。”露露说完,将卡放到了衣物上面。
然后她想拿起第三件东西,但是被马林按住了手:“这是一个反步兵地雷,下面应该是和箱子有绊线,如果你把她拿起来,重力会让它将正面指向你,然后你就会被崩满大半个房间。”
说完,马林拉开了一个小裂隙,将它直接丢了进去。
露露拿出了行李箱里的那根绊根,正准备说什么呢,屋子里的所有人,包括刚刚爬上来趴在窗户口的杰森与索斯塔克三号都注意到了那个正在打开的裂隙。
一个被完全熏黑的骷髅脑袋探了出来。
·阁下,您刚刚丢了什么东西过来,怎么会炸。
“呃,反步兵地雷,你不是在前线吗?”马林非常好奇地反问道。
·我这不是刚刚又收了一笔金币呢,刚把它们给花出来,刚刚回到浅层准备休息一下。
说完,艾尔斯打量了一眼露露。
·露露夫人似乎又强大了一些,肉眼可见的那种。
得到了艾尔斯恰到好处的吹捧,露露开心得不得了。
不过她还是继续着她的工作,拿出的第四件道具是马林与她都不认识的小小石板。
注射 天使 莉莉
·这东西我认识。
艾尔斯一边用马林给他的抹布清理着他抱在怀里的脑袋,一边认出了那个石板一样的东西。
“你认识吗?”马林好奇了。
·是的,我在见过这东西,在印记城的草原精灵咖啡店,那边的草原精灵经常会用这东西来作为交易代币,我看过它。
艾尔斯说完,重新完成了为自己脑袋打蜡的巫妖将手中的颅骨重新装回它应该呆着的地方。
马林接过这个小石板,将它丢给了艾尔斯:“帮我打听一下,谢了。”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不用客气,阁下,能够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
艾尔斯转身要走,但是他被露露拿起来的新东西完全吸引了注意力。
马林看了一眼,这是一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三角徽记,上面有眼睛与将眼睛包裹住的三角框体。
“外神的徽记,真奇怪,这个男人为什么会保留这东西。”露露辨识出了它,正准备将它收起来毁灭掉的时候,艾尔斯伸出了手。
·露露夫人,那是……我故乡的东西,能把它……交给我吗?
“你故乡的吗,那好吧,它是你的了。”露露将它递向艾尔斯,这个巫妖伸出手,灵魂成为了桥梁,这个徽记最终平安无事的落到了它的手上。
艾尔斯非常满意地接住了它,他将它放到了怀中,然后选择了离开。
等到艾尔斯离开,露露这才带着疑惑看向马林:“他的故乡?”
“是啊,他的故乡,我记得他的故乡也是被混沌所毁灭的。”马林记得艾尔斯与他说过。
露露的下一句就让马林有些惊悚了,因为这姑娘似乎也是认出了这东西的来路:“这东西,很像旧纪元的神圣之主的徽记,但我也只是在书中见到过它,因为是旧纪元已经堕落的神明,它的徽记要是被发现的话是必须毁掉的,要不然谁都不知道从神墓中拉起来的会是什么鬼东西。”
“呃……这么危险,那你为什么要给艾尔斯。”
“我这不是不能确认它的情况吗,再说了,你说艾尔斯的世界都被混沌毁灭了,这样的神明只怕早就已经彻底死了,就算是有它也不可能召唤的啊。”露露的回答让马林松了一口气,但是对于艾尔斯到底是从何而来,却让马林非常的疑惑。
他真的是异世界的幸存者吗?
还是说,他是不同纪元时代的时间线上被混沌毁灭的地球文明的最后幸存者。
艾尔斯……算了,下次有机会再问他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马林与露露做完了检查,最终再一次宣告这一次的调查无疾而终的事实。
这应该是维克多准备逃离时使用的,考虑到它已经将这些全都准备好了,看起来是准备做完这一笔生意就走的。
露露的判断也是马林想说的,金曷城也是这样的观点,他检查了好几处柜子,根本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除了各种雕刻了一半的木制玩具,还有就是一套雕刻好的积木。
这套积木是被打包好的,看起来是准备到时候拿着一起走的行李之一。
马林看着这些玩具与积木,最终看向了索斯塔克三号。
“马林你是想问维克多的家庭,我怎么知道,我只知道他是一个混蛋,如果你想知道他家在哪儿,最好去监狱问一问。”索斯塔克三号对此不屑一顾地回答道。
“是啊,混蛋也有家人,也有孩子,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露露哼了一声,她听过维克多的故事,对于这种为了逃离战场甚至可以杀死战友的家伙显得深恶痛绝。
马林也听出了她的弦外之意,只不过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
“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把这个积木送给他的孩子。”金曷城带着一位年轻父亲应该有的伤感:“我们和维克多也算认识多年……他走了歪路,但作为一个父亲,我还是希望他的这份礼物能够得偿所愿。”
“我知道他家在哪儿,到时候我们把东西送过去好了。”哈里尔说完报了一个地址,并不在哥本哈根,而是在非常南方的位置,比马林之前到过的哈斯洛城北方,是两国交界处的一座小城。
“那看起来我们一时半会是过不去了。”金曷城有些遗憾地感叹道。
警官们有些遗憾,但既然他们已经担负起这件事情的责任来,马林就将这件事情交给他们来处理,同时还给了警官们一笔一千两百块的莫威士纸币,其中三百块归三位警官做为辛苦费,剩下来的九百块做为维克多的安家费。
“我可以理解他想回家看一看孩子的心情,但我不会认同他因此而犯下的罪过。”马林为他的行为进行了一次盖棺定论式的说明,用来打消了在场众人的疑惑。
“您太仁慈了,马林阁下。”金曷城看起来非常感动。
马林笑着挥了挥手,将这里交给警官们继续处理,他带着露露要回去见一见老哈格尔贝里——这个老家伙最近似乎挺来事的,说什么要让露露的孩子继承家业,要命的是他的那几个孩子竟然似乎都没有意见。
所以马林要过去看看……看什么?
当然看看这一家在搞什么鬼。
为什么?不是挺好?
我与露露的长子你们也敢要,是不是觉得命长了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