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銀龍的黑科技 起點-第五百七十三章 這屬於不可抗力事件讀書

銀龍的黑科技
小說推薦銀龍的黑科技银龙的黑科技
九层地狱第三层,弥瑙洛斯。
这是一片由泥泞与污秽的恶臭沼泽形成的层域,沼泽中的水非常寒冷以至有些地方已经结冰了,可在另一些地方,阴冷的水却沸腾着,冒着地狱火的热气。
未知的可怖生物游荡在黑水中,甚至魔鬼也不敢漫游出他们的城市太远。在本层的最低点,粘稠的污水不断的滴落,奔泻成一道长长的瀑布向下到第四层。很多迷失的旅行者和祁并者被意外地卷进那条通往弗莱格索斯的绵长却又致命的瀑布。
而弥瑙洛斯也被称作下沉之城,这是由于城市本身的重量,使得城市总在污水沼泽中不断的下滑。
全靠用锁链悬挂在弥瑙洛斯上方的锁链之城———刺耳·希特之城用无数粗金属链牵扯,与无数在链魔们的严苛监督下的祈并者和奴隶们永恒的努力,才能阻止城市最终屈服于沼泽瀑布,但是,城市每年仍然要向泥浆中下沉一些。
而地狱第三领主马曼大公,就居住在这座弥瑙洛斯之城中心一座宏伟的陵墓状建筑里。
马曼也是一个大魔鬼,可外形上,他却更像是一条手持着一把像矛一样的鱼叉,拥有人类躯干、头部、和双臂的大型毒蛇。
而如果要给他打一个最令魔鬼们印象深刻的标签的话,那么…
一定是叛徒!
而马曼则是叛徒中的叛徒。
尽管他曾经一度与钢铁大公狄斯巴特和地狱火之主莫菲斯托费利斯联盟来对抗阿斯摩蒂尔斯,可当阿斯摩蒂尔斯在那次代号【埋单】的失败叛乱结束并最终证明了胜利时,他却又是第一个对第九领主称臣的。
如今几乎已经不会有其他领主再去信任他了,而他自然也不可能去信任钢铁大公狄斯巴特唬弄他的鬼话。
所以在三天前结束掉与对方的魔法通讯后,马曼就勒令身在阿弗纳斯和迪斯那些被他所收买的魔鬼们向他如实汇报。
当从这些魔鬼口中得知那位阿弗纳斯新大公与被其放出的扎瑞尔竟是无视了迪斯与铁塔的重重防护直接将传送门拍在了钢铁大公脸上然后将其痛揍了一番后,这条魔鬼大蛇的鳞片都立了起来,然后招呼自己的麾下们赶紧加固自己领地的空间法术防护。
虽然在那次【清算】行动中他与扎瑞尔并没有正面战斗过,但即便是远远看到当时已经精疲力竭的扎瑞尔,他依旧有种毛骨悚然直面死亡的感觉。
若不是扎瑞尔在他们还没赶到之前就选择了撤军,恐怕就要出现援军半路上被吓退…这种更加荒诞的事情了。
可就在这位毒蛇大公全神戒备的等待着即将可能出现的入侵时,听到的却是李维在整顿清算阿弗纳斯财政的消息,而随着青铜堡垒会议开始后,马曼更是愕然发现那些曾被自己收买的魔鬼军官们一个都不肯回自己的消息了…
马曼就这样戒备了三天三夜,望穿秋水的眼球都浮现出一层细密的血丝,却依旧没有看到自己领地被入侵的任何迹象…
这位全副武装的毒蛇大公当即就觉得很没面子,望向临时召集而来护卫自己面面相觑略显尴尬的麾下们,为了给自己找个体面的台阶下,当即猖狂的大笑起来:
无奈三国 问天
“看到没有,什么是威慑里?这就是威慑力!
“相比起狄斯巴特那个被锤成铁饼也依旧只知道躲在铁塔里不敢露头的蠢货,我马曼大人,才是整个巴托地狱最…唔…仅次于阿斯摩蒂尔斯陛下最强势的地狱之主!
“即便是强如毁灭之女扎瑞尔,当年还不是远远看见我马曼的旗帜就挥军撤退,狼狈躲回她的阿弗纳斯!”
按照以往的节奏,这会儿就是一众麾下们拍自己马屁的放松时间了。
然而这一次,他的话才刚说完,就见麾下的一众魔鬼军官忽然就变了脸色,然后齐齐对着他身后使眼色。
“嗯?”
马曼没有听到他希望听到的阿谀奉承,很不开心,刚要发出责问,却突然感觉背后吹起的风有那么一丝丝凉意。
“这么看来?你是很希望当年我留下来和你战上一场咯?”
骤然听到这个无比熟悉的声音,整条蛇身当即就勃了起来,猛地扭头。
就愕然看到身后竟是不是何时开出了一道幽幽的传送门,扎瑞尔、提比利乌斯和拜尔呈三角型并肩走出,前者眼中满是冰冷而认真的问询,后两者则充满了不怀好意。
“扎扎扎扎瑞尔!你…你们怎么…”
就像当年一样,如今再见扎瑞尔,那股发自灵魂深处的颤栗尖啸依旧让他的脑壳都阵阵发疼。
马曼见势不妙,立刻于所有麾下目瞪口呆的目光中对着扎瑞尔和李维他们躬身一礼,堆出满脸谄媚的笑容道:
“哎呀!亲爱的扎瑞尔小姐,两百年不见,您是越发风姿神武了!
“这位…就是阿弗纳斯新任大公提比利乌斯先生吧,不愧是由阿斯摩蒂尔斯陛下钦定的人选,一眼望去就是如此的卓尔不群。
“还有拜尔兄弟,我对你防御恶魔大军的战略指挥也一向是钦佩憧憬。
“你们三位联袂驾临弥瑙洛斯…
“我马曼可真是…深感荣幸啊!
“只是不知三位来访,所为何事啊?
“啊这样!不如我现在差人立刻准备一场宴会,我们酒会上再慢慢详谈?”
面对马曼的厚脸皮与这戏剧性的翻转,即便是对其熟悉的拜尔也不由暗暗拍案叫绝。
扎瑞尔则是侧首瞧了眼李维,李维则是抬手看了看炼金手表道:
“下次吧,我们的时间很值钱。”
扎瑞尔则重新看向一脸尴尬的马曼大公,抬手将一对白生生的拳头捏的咔咔作响:
“那就先打一架,有什么问题,打完了再说。”
马曼大公的脑袋当即就摇成了拨浪鼓,一边警戒的退后一边疯狂摆手道:
“不不不不!你们有什么要求先说出来啊!你不说出来怎么知道我不答应呢!
“大家共同执掌巴托地狱,不必搞的这么野蛮啊…
“奎玛斯!救我!
“啊啊啊啊!!!”
半分钟后,这位魔鬼大公宛如死蛇一样趴在地上,两只快要瞪出来的眼球满眼的怀疑魔生…
而毫发无伤的扎瑞尔则一脚踏在他的后脖颈上,手中还把玩着对方那只已经完全变形扭曲的不成样的鱼叉,然后看向李维道:
“我揍完了,该你了。”
“精彩,就是有点快。”
早就抱着膀子在旁边看戏的李维鼓了鼓掌,然后从笔挺的西装中掏出一份制式魔鬼契约扔在了精神恍惚的马曼面前:
“没有意见的话,就签了它吧。”
我特么敢有意见吗?
已经去了半条命的马曼大公于心中无声咆哮着,堆起那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拾起契约,忐忑的扫了一眼,尤其是看到狄斯巴特的已经先他一步签上去的大名后,脸就僵住了,心中顿时发出和钢铁大公一样的憋屈:
‘就这!就这样的契约!至于吗!至于吗!!!’
马曼面无表情将自己的大名也签署了上去,再次堆起笑容道:
“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吗?各位…大人…”
而一众在施暴现场目睹惨案发生却连逃都不敢逃,只能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魔鬼们眼见自己侍奉的魔鬼大公竟是如此卑微,心中齐齐发出庆幸而又沮丧的哀叹。
“精神头不错。”
李维笑着夸赞了一句,然后转头向堕落天使小姐道:
“扎瑞尔,像这种蛇类生物,下次记得打七寸,效率会高很多。”
他的话音才刚落,乐于实践的扎瑞尔已经挥舞着手中的鱼叉砸了下去。
砰!砰!砰!砰!砰!砰!
接连六声响彻城市上空的巨响后…
夢 晨
“像这样吗?”扎瑞尔放开脊椎已经快被她砸成了七段儿的蛇型大公,确认问道。
李维望着表情已经近乎凝固眼球更是几欲射出的马曼大公,耸了耸肩: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差不多吧,下次下手稍微轻点儿…打死了可能就真要引发地狱内战了。”
他的话才刚说话,就接连听到不断引发着余震的弥瑙洛斯之城上方,接连响起锁链密集的断裂声。
嘭!随着最后最粗的一根崩碎,整座弥瑙洛斯之城当即就如同黑水湍流之上断锚的木筏,不可抑制的朝着瀑布、朝着第四层地狱弗莱格索斯俯冲而下…
“噢…看来咱们的整合计划可以缩短一些时间了…”
拜尔望着越来越近的瀑布深渊,摊了摊手,发出一声后知后觉的感叹。
紧接着,整个弥瑙洛斯之城的魔鬼们,齐齐发出惊恐绝望的呐喊声:
“不!!!!!”
如同一声戏剧转场的咏叹赞美诗…
挂满了断裂锁链的刺耳·希特之城,坐在帕诺斯奎泰尔的教堂链魔领主奎玛斯和一众链魔们伸着脑袋,望着一路滑入瀑布之底的弥瑙洛斯之城,齐齐咽了口唾沫。
“老大…刚才我们…为什么不试着拉上一把?
“等大公回来,会不会怪罪我们?”
奎玛斯斜视了这名愚蠢的下属一眼,面无表情道:
“你是想把咱们的刺耳希特之城给一起拽下去吗?
“等大公回来,你让他住哪儿?
“这属于不可抗力事件。
“我们…也无能为力啊。”
一众链魔们当即点头如捣蒜,表示自己又学会了。
……
九层地狱的第四层,弗莱格索斯。
与上层弥瑙洛斯截然相反,这是一个类似火元素界的充满火焰和痛苦的地方,液态的火河支配着此地,而空气则被飞舞的火焰消耗,若不是来自上游的弥瑙洛斯之河永恒的将黑水灌入将各种气息又升华出来,恐怕这里早已变成一片死狱。
一座由变硬的岩浆、黑曜岩和水晶组成的城市,就坐落在一座死火山的火山口上。
其名:阿布里莫克。
阿布里莫克的地基据说是一位被阿斯摩蒂尔斯杀死的神的坟墓。
一支超过五千人的哈玛魔军团驻扎在这里,作为预备部队阻止恶魔的进攻突破这里从而深入九层地狱,似乎也在佐证着什么。
这群哈玛魔由一头名叫喀兹拉的深狱炼魔统领着,但他直接听命于第四领主菲尔娜和贝利亚。
是的,第四层领主有两位。
地狱第四层最先由贝利亚掌管,大清算后其女菲尔娜成为名义上的领主,贝利亚则于幕后指挥,但实际上是这两人共同统治着弗莱格索斯层。
他们也住在阿布里莫克的一座建在火山口边缘的由粗糙黑曜岩建造的宫殿里。
毕莱尔和菲尔娜是有着些许魔鬼外表的类人型大魔鬼。
此刻这对魔鬼父女同样忧心着来自毁灭之女扎瑞尔的报复。
可商量了这么久也没讨论出个所以然来,为了安抚自己的女儿,贝利亚道:
“也不必过于担心,扎瑞尔也许的确很强,但如今不是有了菲尔娜你吗?还有喀兹拉带着五千哈玛魔随时能够支援。
“如果即便这样依旧不敌的话,就让我…出去和她交涉吧…
“父亲!”菲尔娜满脸的感动。
可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就听到一声宛如火山爆发似的震天响,脚下也跟起了大地震似的,宫殿外更是响起那群哈玛魔的一片惨嚎。
两名大公愕然朝殿外望去,就看到一座如同海岛般巨大的城市一路沿着岩浆湖急速滑行而来,然后轰然撞在了死火山,撞在了他们的黑曜宫殿前。
嘭!
那座由水晶制成的大门被人径直踹的分崩离析,满地都是破碎的水晶,还有一只生死不知的深狱炼魔也随之一路滑到了他们跟前。
“贝利亚,你居然还活着?”
扎瑞尔拧了拧脖子,似乎有些讶异。
就见贝利亚满脸的惶恐的将身子缩在女儿身后,将她推了出来,惊叫道:
“自从大清算之日后我就不再是弗莱格索斯之主了!
“诸位有什么事项,一律找她就行了!”
“…父亲?!”
原本还跟孝女似的菲尔娜转手就把老父亲给卖了:
“不!我只是被他推上台前的傀儡而已!他才是实际上的幕后执掌者啊!”
望着这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哪怕是见多识广的李维和拜尔也是面面相觑。
“唔。”李维对扎瑞尔抬了抬下巴示意。
‘疯狗’扎瑞尔当即朝满脸惊恐的魔鬼父女走上前去。
过了一会儿。
“啊!父亲我恨你!”
菲尔娜手中那把火焰剑折断飞出了殿外,自己也撞上了他的父亲的老腰。
“你这个不孝女!啊!”
贝利亚随即扑街,手中的刺叉也脱手而出冲天而起,又在重力的自由落体下,径直钉在他撅起的腚眼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几分钟后,弗莱格索斯两位大公带血的真名也落在了契约上。
殿外,同样瘫痪在地的马曼大公在看到这对不比自己好到哪儿去的父女,原本糟糕的心情竟是莫名舒畅了不少。
发出了三天前跟钢铁大公狄斯巴特一样感慨:
“打吧,打吧,只要你们都被揍上一遍,就没人嘲笑我马曼了。”
PS:啊…元旦好短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