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玄幻小說 神秀之主 文抄公-第254章 問卦(求月票)推薦

神秀之主
小說推薦神秀之主神秀之主
炎汉第二帝国以长洛为首府,同样位于玉州。
这玉州古称‘禹州’,曾经是炎汉第一帝国一处重要移民点,后来第一帝国扑街,禹州的炎汉残民奋发向上,于废墟之上重新建立炎汉第二帝国。
为以示与前汉区别,遂改禹州为玉州,定都长洛。
而太上龙虎宗山门所在的龙虎山,同样位于此州,足见太上龙虎宗与朝廷关系,简直亲密到穿一条裤子都嫌肥的地步。
这玉州作为炎汉第二帝国的核心腹地,自然无比繁华,人烟密集,商旅汇聚,钟神秀自进入此州以来,入目所及,都是繁华之景。
几乎每飞百里,便可见得一座大城,罗州、扶风那种边僻荒凉之地完全无法相比。
正沉吟之时,他耳边就传来司马书的传音:“到了此地,我等便算安全了……纵然给黄泉魔宗八个胆子,他们也不敢在此挑战朝廷权威……”
“我看下方有座驿站,或许可以去歇息一下。”
蓝莹儿眼中神光一闪,突然道。
“嗯,一路风餐露宿,也好。”
司马书点头答应。
钟神秀不明所以,就听寒梅子解释道:“师弟你有所不知,我等宗门所在龙虎山,还要穿过长洛才到……长洛乃帝京,纵然元丹老怪也不敢飞行横掠,只能绕路。”
“而长洛之外,还有八座卫城,以八卦排列,分别名为天下、地舆、神山、大泽、衡水、伏火、旭风、震雷……”
“如今前方要到的,便是大泽之城!”
话音刚落,钟神秀前方便浮现出一片烟波浩渺。
一种沉重之感,蓦然降临到他身上。
虽然还可以抗衡,但看到司马书等人已经落下遁光,钟神秀自然不会特立独行。
“这八座卫城有着拱卫帝都之责,附近不许修士飞遁……当然,若你是元神老祖、法身高人,那大可随意。”
司马书笑着解释一句,一行人步行上前。
袅袅烟波散开,现出其中一座大城。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京华烟云,似乎尽数汇聚于此,这城城墙高耸入云,表面布满各种禁法光芒。
算尽仙缘
最为奇特的是它似乎建立于一片大泽之上,整座城池都浮于水面,但等到钟神秀踏足上去,才发现那似乎波光粼粼的水面,是一片坚实的陆地。
“很奇异吧?这烟波水城,乃是长洛八景之一。号称‘烟波浩渺、倒映双城’。”
司马书在旁边,微笑道。
“一座卫城,便如此了得,实在难以想象长洛风华……”钟神秀看着那水面同样倒映出一座巨城,两城交相辉映,不由由衷感叹。
“此时事情紧急,不能去了,下次总有机会。”
司马书安慰几句,一行人并未入城,而是找了一家路边驿站。
按照炎汉第二帝国设置,官道每隔五十里设驿站,驿站有驿丞一名,吏员数人,供给来往官员食宿、换马、以及传递紧急文书。
这种交通设施,本来就不是给小民用的。
好在在场众人,都有着官身。
钟神秀的八品执法使,居然还是最小的一个。
当他看着蓝莹儿随意掏出金阙大夫的官印之后,便知道自己对于太上龙虎宗与朝廷的紧密关系,还是有些估计不足。
女 扮 男 裝
‘也是……修炼降龙伏虎神印,必须要有一丝官气……那些太上龙虎宗普通弟子,大部分都没有在朝廷做官,难道便不修炼了?’
‘朝廷肯定会给出一批没有实权的散官之类,甚至是空白告身,随便太上龙虎宗填写……至于蓝莹儿?只能说是真的受宠了。别人奋斗一辈子,还没她随手捞的官大……’
‘只可惜……没能去大泽城好好逛一逛。’
天子脚下的驿丞与别处不同,那驿丞五十多岁,看到一群道官也不如何惊讶,大概连王爷皇子都曾招待过,只是不紧不慢地吩咐安排食宿。
钟神秀算是沾了光,也分配到了一个房间,得以好好洗去最近风餐露宿的满身喧嚣。
等到傍晚,他换了一身湖蓝色长衫,随意扎了个发髻,穿着送来的百纳布鞋,施施然走出驿站。
虽然还是大泽城外,但并无什么危险,因此附近多有城镇,特别是驿站附近,还有一个集市。
此时,正好有着一个晚集。
‘古代有着宵禁,执行得十分严格,基本上除了急病、生孩子等事,都不许出坊,但那是城内,城外不管这个……’
‘而且……炎汉第二帝国境内自然也有一股自信,不会害怕黑暗中有人作乱……’
钟神秀踩着乡间小路的青石板,进入集市,发现此处还颇为热闹。
多的是各色小贩,挑着或者摆着各色货物叫卖,汇集南北各种特产,令他都有大开眼界之感。
毕竟,纵然是之前的苏道之,也不过一个郡望的旁支,一辈子也没有来过玉州,天子脚下。
人流汇聚,围成几个大圈,当中还有表演杂耍把戏的。
甚至,钟神秀感受到几丝驳杂的法力波动,居然是几个散修,也学着那些艺人,弄些杂技,讨几个赏钱。
也不知是真正游戏风尘,还是实在囊中羞涩。
钟神秀饶有兴致地看了几场,又巡视那些路边小摊,没发现什么漏可捡。
他也不以为意,只当出来散步,放松心情。
‘要是随便逛地摊都能捡漏,那我的气运得强盛到什么地步?’
‘再说,天子脚下,什么高人没有?也轮不到我。’
钟神秀正暗中胡思乱想,突然耳边就传来一声:“这位公子,可要算一卦?”
他放眼看去,就见到街角一个算命的小摊,摊主是一名长须老者,仙风道骨,卖相不错,背后一条白幡,上面写着铁口直断四个墨字。
此时,一双浑浊的眼睛,正期待地望向自己。
“也罢……便算上一卦。”
钟神秀哈哈一笑,坐了下来,丢出几枚白帝钱。
那老者眼睛一亮,连忙收了,赔笑道:“公子想问何事?老朽擅长看相摸骨,测字却是玩不来的。”
“实不相瞒,我乃修士,便问一问前程吧。”钟神秀笑道。
那老者听到这位年轻公子是修士,竟然也不吃惊,捋了捋长须:“好,便看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