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峽谷正能量 txt-第八百四十五章 你也被猴殺過相伴

峽谷正能量
小說推薦峽谷正能量峡谷正能量
什么叫笋干爆炸啊?!
眼前这一幕就是了,韩国队的众人打死也没想到大龙池里那个猴前一秒还是真的,下一秒就变成了假猴。
而且真猴居然绕了那么一大圈,给他们来了一波金棍后入大五个,更让人头皮发麻的是发条也大了五个。
这种完美团,哪怕是韩国队的众人平时也只敢想想,哪怕一个赛季都不一定能打出来一次。
可现在居然在对方手里打出来了。
不提李秀峰那爆炸的输出,基本上一棍子一个,只说后面那虎视眈眈的烬和寒冰,以及一枪终极爆弹轰上来的男枪。
融化了…
韩国队的五人犹如升腾的水汽一般,眨眼间就全部蒸发了。
看得场下无数还搁那加油的韩国观众都瞠目结舌,整个人像是被雷轰了一般。
人呢?
咱们的韩国队呢?
解说台上,韩国解说也是同时从原本的谈笑风生一下子无缝衔接成了司马脸,哦不对,应该说是满脸的如丧考妣。
他们前一秒还说着,这波大龙团韩国队有希望逆袭!他们的步伐很有气势!他们的阵容很有章法!他们的一切都做的很到位!
这不翻盘都说不过去啊。
然后下一秒,
韩国队的五人全没了…
霎时间,韩国解说台上安静中带着一丝压抑,压抑中有蕴藏着一些诡异。
三个解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在等谁先开口打破这份沉默一般。
显然,先开口的人,就要解释一下他们口中如此胜券在握的韩国队为何集体蒸发,解释不好就等着回去收死老鼠寿司吧。
韩国解说在等人先出头,游戏比赛中,李秀峰他们却是没什么好等的。
韩国队那边一阵亡,他们转头就接续打龙,很快就Rush掉了血量不到三分之一的纳什男爵。
“这波团战华夏队处理得好啊。”
解说台上,哇哇忍不住笑着说道,“不是亲眼看见我都不会相信,在职业比赛中居然还有发条能拉五个。”
“没错,主要是峰哥这个猴子的绕后击飞太及时了。”
米乐回想起刚刚那一幕,脸色微微认真地分析道,“韩国队的主要问题就是注意力给到了大龙池里,他们一直盯着大龙的血量,却疏漏了后面会过来人。”
夕桐听了米乐的分析,立刻接着说道,“这波还真不能怪韩国队,主要是峰哥这个猴子刚刚那个假身用的太奈斯了,虽然时间很短,但当韩国队的众人意识到不对的时候,其实已经来不及了。”
“没错,现在华夏队这边已经拿下了大龙,而且刚刚又团灭了一波韩国队,经济优势已经一万了,这一场比赛韩国队怕是真的难打了。”
其实哇哇说的说是相当委婉了。
打完大龙回家更新了一波装备,华夏队这边再次把兵线带过去的时候,韩国队那边的几路外塔几乎摧枯拉朽地全部摧毁。
Showmaker的沙皇有些不甘心的利用被动在中路二塔的废墟上想要重建一座二塔,想稍微拖一下华夏队大龙buff的时间。
不曾想李秀峰的猴子刚好打完F6,他是他误以为对面的黄鸡是“F6在逃小鸟”,就和“迪士尼在逃公主”差不多,于是整个腾云驾雾化作一道光倏然射了过去。
齐天大圣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李秀峰没那么夸张。
但这在幽梦加成下W隐身E技能拉上去,距离越是相当远了。
Showmaker前面被烬W了一下,血量大概五分之四左右,算是比较健康。
下一刹,眼前身影一晃,尖锐的破空声袭来。
极品梁山
Showmaker几乎是没有丝毫迟疑的抬手就是一个大招,猛地推出了禁军之墙。
客观来说他的反应不可谓不快。
而在这电光石火间,发生了两件事,一件是他被击飞了?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另外一件是…他已经在泉水里了。
我的海员生涯 残酷的现实啊呀
Showmaker,名场面制造者,中文名许秀。
有人问:
秀老师,发生甚么事了?
Showmaker只能茫然地抬头望天,表示他其实也不清楚。
直播间里一片炸裂!
“我的天!真就是我的天!”
“峰哥这穿甲猴伤害也太夸张了吧,都被推出去了还把人给秒了。”
“啧啧!这就是雷霆穿甲猴啊,爱了爱了。”
“……”
中单倒地的瞬间,高地上的韩国队众人都傻眼了。
好兄弟你说出去建个塔,怎么把自己搞成水泥柱一起建塔了?
不过四人中,Nuguri的脸上却露出了些许释然之色。
你也被猴杀过了…
一开始他以为是自己的问题,现在看来,应该是那个猴子的问题才对。
而华夏队这边尽管没有了李秀峰的大招,但这场比赛他们这边阵容也有好处,那就是最不缺开团的,尤其是远程开团。
一波大龙Buff加持的兵线推上来,谁敢守寒冰的大招就给谁。
有发条男枪和烬在,被寒冰定住,烬的W衔接控制,这么长的时间里几乎是必死的。
队友假如上来帮忙,那就是发条刚刚大龙池那边拉出的大招还不够狠。
这个时间点大家都三级大招,加上装备的冷却缩减,大招CD快的很。
韩国队那边显然不想赌这一手,更不愿意接团,要接最起码也得等人齐了啊。
然而他们想等人齐,中路高地先放了,华夏队却不愿意再等了。
中路高地一推进去,阿水的烬就堵在高地门口架起了大狙,其余四人则带着兵线直接逼上了门牙塔。
没了沙皇,韩国队的清线能力大打折扣,靠着EZ那点输出根本不够。
鳄鱼盲仔和女坦倒是想帮忙,问题是他们一个比一个手短,一个比一个清线能力差,冒然上去说不准就被寒冰定在塔下发条一个大,那真的是自寻死路。
这场比赛到了现在,谁都知道他们大势已去,现在好不容易Showmaker背了个锅,可没有人会傻到再把这口锅从举起口扣在自己脑袋上。
华夏的解说台上。
“韩国队现在打得太难受了,他们的问题就在于完全清不动兵线啊。”
“没错,烬这边的大招是准备随时狙人了,第一枪给到了EZ,EZ只能往后走了,这架势是谁上来打谁啊。”
“我的天!发条和寒冰点塔好快,门牙已经掉了一个了,K哥这寒冰选的不是没道理啊。”
“现在只剩下一座门牙塔了,华夏队这边点塔速度太快了,沙皇还没有复活!”
“来不及了!韩国队怎么说,噢!鳄鱼开大招上来了,这是要破釜沉舟背水一战了吗?”
“等等!鳄鱼…鳄鱼被秒了。”
“……”
韩国队的门牙塔下,只见那个开了大招气势逼人的荒漠暴君刚走上来,还没来级的冲锋当个拖时间的搅屎棍,就被发条在他身后放置的那个魔偶,干脆利落地一个大招冲击波吸了回去。
“这鳄鱼在干嘛?”
左手拉完大招还懵懵地问了句。
没人回答他,眼前的鳄鱼已经成为了众人眼中的KDA。
玩 寵
一轮狂风暴雨般的集火下,在高地上架枪的阿水甩手第四发子弹轰出,鳄鱼开了大上来还什么都没干就被直接带走了。
鳄鱼一倒地,韩国队第二座门牙塔也跟着崩塌。
等到泉水里的Showmaker复活时,他人还没来得及动一下,画面就一下子定格,时间直接被拉到了他们基地主水晶。
轰——!
水晶炸成的漩涡仿佛崩塌的银河系,与此同时,Showmaker心中的小宇宙也有什么东西炸开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