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我娘子天下第一》-第七百二十五章終至末路推薦

我娘子天下第一
小說推薦我娘子天下第一我娘子天下第一
齐雅,柳明志夫妇俩因为一碗鱼汤温存间。
柳松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少爷,小的方便进来吗?”
“方便,进来吧!”
“是!”
柳松抱着一摞子文书走了进来,见到齐雅正服侍柳明志左右,急忙躬身行礼。
“不知雅夫人也在,小的柳松有礼了。”
“免礼免礼。”
望着柳松怀里的一摞子文书,齐雅娥眉间带着一抹忧色的摇摇头:“看来夫君又要有事忙了,既然如此妾身就先告退了!”
“不用,一些无关紧要的文书而已,不必避讳。”
“这……好吧,那妾身就待在一旁陪着。”
柳明志将书院递到了齐雅的手里,起身朝着书桌走去,示意宋清将文书搁置桌案之上。
“都是关于大雪之后,民房抗压之事的文书吗?”
“回少爷,那些奉命送文书的衙役说这些都是各地官员上报雪后关于民生的问题,小的也没有来得及检查,就直接给你送来了。”
“我明白了,放下吧。”
“好,少爷您审批吧,小的先告退了。”
“嗯!”
“雅夫人,小的告退。”
齐雅恬静的笑了笑,颔首示意:“慢走。”
对于柳松,放眼望去,整个王府之中除了柳明志之外,没有人敢有任何的轻视。
宰相门前七品官,何况并肩王府的大管家。
柳松虽然名义上是仆从,可是因为自幼跟柳明志一块长大,齐雅这些夫人们也不能说轻视柳松的存在就轻视柳松的存在。
好在柳明志的娘子们知书达理,柳松懂得进退,主仆之间相处的异常融洽。
齐雅看着翻阅文书的夫君,妾身走到柳明志身后,十根纤纤玉指放在夫君的肩膀之上轻轻地揉捏起来。
位置正好是可以舒缓疲倦的穴位之上。
时至中午,柳明志将最后一本文书放到了书桌之上,神色带着淡淡的轻松之色。
民房的事情终于不用担心了。
“夫君,看你的样子,似乎官员们将治下的民生治理的不错。”
“还行,勉强算是井井有条吧,走,闷在房中一上午了,陪为夫去散散心。”
“嗯,妾身全都依你。”
柳明志整治好火炉潜在的隐患之后,拉着齐雅的手缓缓朝着前院走去。
如今王府里的雪景应该很是赏心悦目。
两人到了花园之中,看着花园里叽叽喳喳打雪仗的柳依依他们,相视一眼,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
“自北伐之战伊始,夫君很久没有如此会心的笑过了呢!”
“唉,年纪大了,变得多愁善感了。
如果当年……罢了…..往事不提也罢,如今战事胶着,北伐大军气势正盛,统一天下怕是快了。”
“既然如此,应该值得高兴才是,夫君为何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柳明志转首看了一眼神色满是疑惑的齐雅,目光幽幽的看着飘着大雪的阴沉天空。
“起风了!”
“什么?什么起风……”
齐雅一句话没有说完,一阵寒风席卷着鹅毛大雪朝着回廊下袭来,晶莹剔透的雪花沾在了两人的裘衣之上,慢慢的被热气消融了下去。
“少爷,少爷,圣旨,有圣旨到!”
短暂无言的两人,忽然听到柳松有些急促的声音。
柳明志虎躯一震,枯槁发黄的脸色配着极不相符的锐利目光朝着柳松望去。
“少爷,门外一位自称德公公的人来传旨了。”
柳明志沉默了片刻:“先请到正厅,我去更衣。”
“是,小的告退。”
“雅姐,咱们回去吧。”
“好,只是这个时候好端端的怎么会有圣旨传来?”
“见到人就知道了。”
半柱香的功夫,柳明志在齐韵,齐雅姐妹二人的服侍下换上了自己的蛟龙袍,携带一干女眷朝着正厅赶去。
“德公公久候了,本王失礼了。”
正在喝着茶水的小德子先是听到殿后传出柳明志说话声,继而嘈杂的脚步传来,小德子急忙放下茶杯,拿起了一旁桌案上的圣旨起身相迎。
“咱参见王爷,多月不见,王爷风采依…………”
小德子本能的说着逢迎的话语,然而当见到柳明志之时,顿时的噎住了,下面的话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
“王…..王爷?”
小德子失神的叫了一声王爷,似乎有些不敢相信面前的人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个并肩王一样。
“呵呵……德公公这是什么反应,不认识本王了?”
小德子回过神来,艰难的点点头:“认识认识,自然是认识,只是王爷您的身体?”
“秋雨连绵以至于风寒入体,久病不愈已经数月光景了,找了很多大夫都没有用,或许等天气回暖,这病就不治而愈了。”
“原来如此,王爷保重身体啊!期望王爷早日痊愈!”
“多谢德公公吉言,德公公既然是传旨而来,还是先宣读圣旨吧。”
“是是是,王爷说的是。”
小德子环视了一眼厅中的众人,神色恭敬的卷开了手里的圣旨。
“并肩王柳明志听旨。”
柳明志躬身行了一个大礼,齐韵等一干女眷也紧随其后,依次排列行了一礼。
“老臣柳明志听旨。”
“大龙皇帝诏曰。
朕少年懵懂,初登大宝,总揽国事。
虽,已有两年光阴。然朕终归年少,政法不通,权令不明,以致于朝野上下,政令闭塞。
朕心甚是难安,唯恐有负两代先帝厚望,致使我大龙江山社稷潦草鄙陋。
自古以来,明君治世,赖有贤臣,圣君治国,仰仗雅贤。
并肩王柳明志,国之栋梁,为睿宗,武宗先帝所倚重。
朕以孝治国,岂敢不效仿之。
兹令并肩王柳明志,即日起回京述职,担任摄政王,总揽国政。
辅佐朕承两代先帝寰宇之至,以开万世基业。
钦此。”
柳明志愣愣的看着小德子,脑海中全是兹令二字。
经过短暂的沉寂,小德子乐呵呵的收起了圣旨,谄媚的看着有些呆滞的柳明志。
小德子还以为柳明志高兴的失神了呢!
“咱恭贺王爷,这摄政王之位可谓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风光无限啊。
相比你总揽北地二十七府军政要务的一字并肩王,摄政王可是总揽天下一切政务。
王爷不愧为人中龙凤,先是两代先帝倚重,如今陛下更是对你圣眷浩荡。
以后咱们同殿为臣,咱可就仰仗王爷您了。”
柳明志回过神来,看着笑呵呵的满是奉承之色的小德子,将目光看向了小德子手里的圣旨。
“王爷,接旨吧!”
“咳咳…….咳咳……….”
柳明志脸色忽然绛红的闷咳了起来,身体摇摇欲坠间急忙扶住了一旁的椅子,这才令心神紧绷的众女松了一口气。
小德子也是吓了一跳,急忙上前搀扶,抬手轻轻地拍打着柳明志的后背:“王爷,您没事吧?您可别吓咱啊!”
柳明志扶着椅把,缓缓地坐到了椅子上。
“德公公,恕本王不能接旨了。
柳明志一介外臣,何德何能敢居于总揽国政的摄政王之位,折煞柳明志矣。
请德公公转告陛下,先帝对老臣隆恩浩荡,柳明志岂敢背信弃义,违背先帝镇守国门之遗旨回京述职。
柳明志只好斗胆抗旨了。
况且本王自感染风寒,身体每况愈下,精神不佳,药石难治,名医束手。
如今道路堵塞,定然要舟车劳顿,本王的身体怕是吃不消了。
回京述职,实在难为也。”
“这………”
小德子神色为难的看着柳明志一副病入膏肓的脸色,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王爷,真的不能回京述职吗?”
“咳咳………嗯哼……
德公公,本王实在无力也。
请陛下恕罪。”
小德子犹豫了良久,看着柳明志有气无力的样子踌躇的点点头:“王爷保重身体,那咱就不叨扰了。
回京复旨耽搁不得。”
“一路顺风,恕不远送!”
“王妃,公主,诸位夫人,咱告辞。”
众女看了看夫君病恹恹的脸色,无暇跟小德子,神色担忧,应付了事的点点头。
“公公慢走,恕不远送!”
柳松急忙开始引路:“公公这边请!”
“有劳了!”
柳松引着小德子远去之后,众女急忙围住了柳明志。
“夫君,你没事吧?”
“夫君,你哪里不舒服,妾身马上去找大夫。”
众女你一言我一语,皆是充满了担忧之情。
“无大碍,你们去给为夫煎药吧,为夫先休息休息。”
“好好好,我们马上去。”
众女马上朝着后院赶去,眨眼间正厅之中只剩两名丫鬟还在候着。
柳明志目光怅然的望着大雪纷纷的阴暗天空,紧了一下身后的大氅,步履略显蹒跚的朝着内院走去。
身影说不出的寂寥。
兹令!
没了王印的柳明志在你看来就如此的不足为重吗?
唉,终于啊。
你我君臣之情,终至末路。
只是,何人给了你如此底气?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